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AP
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AP

中美科技戰不斷升級,先是針對短視頻公司TikTok,繼而針對騰訊屬下的微信,消息令到科技股大跌,拖累大市行情。有股民慨歎,若不是中美惡鬥,以美國疫情狂印錢的情況,港股好有可能已經升到四萬點。由於TikTok沒有上市,在香港使用者不算太多,普通人感受不深,到微信被針對令母公司股價下跌,引起的關注就大增。

國安不能不考慮

美國針對TikTok和微信,有科技評論人認為,中國一直拒絕開放市場,讓臉書、谷歌進入,現在美國做的只是照辦煮碗,不能說不公道。這個觀點有本身的邏輯,只是作為投資者,驚聞噩耗,就未必能夠這樣「持平」了。

過去內地採取閉門政策,拒絕讓臉書、谷歌進入大陸,寧願自行發展出騰訊、百度等替代產品,除了有產業上的考慮,相信國家安全的因素更大,所以寧願容許騰訊、百度由外資持有主要股權或跑到美國上市,也不願意開放平台。這種封鎖政策,曾被視為極權管治的象徵。部分香港年輕人不想返內地,一個原因就是不喜歡用微信,又不習慣沒有臉書可用。

內地對臉書等敬而遠之,過去歐洲爆發顏色革命,美國的社交平台被指發揮了重要作用。現在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封殺大國兩大社交平台,說明了當日中國對外國媒體在政治上的影響,並非是無中生有。

華企冒起惹監管

就如傳統媒體,社媒在政治社會的影響不容低估。正如在英國脫歐和美國總統大選中,網上訊息懷疑被操控,甚至有假新聞誤導公眾,只是風波涉及美國公司,最後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不過,早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場選舉造勢大會,有人懷疑通過TikTok發起取票不出席運動,令場面變得異常冷落,就成為美國追殺的先兆。

由於TikTok和微信是外國公司,故此被政府以外資身分針對,逼令下架或賣盤。在美國國內,社媒同樣引發政治爭議,譬如推特就與總統特朗普就推文內容有過矛盾,大廣告客戶就因黑人維權運動與谷歌產生意見。

社交媒體的內容缺乏規管,平台對內容基本上不承擔責任,以至在私隱上的保護安排,都是非常寬鬆,造就了他們有利的競爭環境,這個現象與作為全球遊戲規則的制訂者取態有關。過去,由於在遊戲規則下贏家都是美國公司,故此美國政府無意有任何行動,直至內地民企異軍突起,才出現了這一波的監管震盪。

美媒恐怕難免疫

社媒介入現代人的生活,但發展與規管出現了脫節。如果像科技評論人說美國出手有本身的理據,未來對社媒的干預只會多、不會少,最後相信連美國媒體都不可能完全免疫。或者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有美股分析家開始擔心,全球科技股未來都會面對政策風險和監管成本增多的威脅。

吳順目

原文刊《星島日報》「拆破傳媒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