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常委會上周六起開會,討論因如何處理立法會「真空期」。新華社
全國人大常委會上周六起開會,討論因如何處理立法會「真空期」。新華社

全國人大常委會上周六起開會,討論因如何處理立法會「真空期」,會議召開前建制派流傳多個方案,據知港區人大代表亦曾就此作深入探討。有建制中人分析,大家目標都是希望立法會在押後換屆選舉後順利過渡,令香港、港府、立法會維持正常運作,而多個方案在香港都行得通,主流意見支持將本屆立法會延任一年,不過各人就是否讓被取消參選資格的四名現任民主派議員延任存分歧。不少人反映若決定DQ四人,但曾被判刑的陳淑莊及邵家臻或更值得DQ,道理上說不過去,這矛盾應如何處理?建制派認為須視乎中央如何定義紅線。

昨日有消息稱,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應不會表明禁止反對派議員延任,他們仍有機會全部過渡。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指,不論全部或部分反對派可以成功過渡,亦無改未來一年立法會享有所有《基本法》賦予權力,以及有一個建制派為主的立法機關的事實。而往後一年香港再出現重大議題,很大機會由中央出手,而不需要立法會處理。因此他認為是否DQ反對派議員對香港整體局勢無實質意義及影響。

梁振英叫泛民總辭

反而若人大決定全體議員過渡,或令反對派陷入困局。劉兆佳分析,若人大常委會不DQ民主派議員,可有兩個不同意思,一是完全沒有任何附加程序准許現屆議員全部過渡,另一是提出條件並加入一些程予與準則,令反對派不能接受,自己退出。但他提出,若人大最後決定延長本屆立法會,由於未來一年仍屬第六屆會期,原則上應該不需作任何宣誓或簽署確認書,若硬加準則,會令人猜測中央是否容讓全部現屆議員過渡。

劉兆佳又說,假設人大常委會不加設任何程序,容讓反對派全體過渡,他們亦未必希望加入未來議會,因反對派一直主張押後立法會選舉並不合理,而美國日前公布制裁中港官員,其中一個因素是港府押後選舉,若反對派加入,豈不是認可政府押後選舉?那他們該如何與支持自己的美國交代? 以他所見,大部分反對派議員都希望延任,最主要想取得立法會享有的豐富資源,但面對年輕人及抗爭派不希望傳統泛民留任,他們亦將有所顧慮。

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就與反對派「金主」黎智英「唱雙簧」,叫泛民總辭。梁振英在貼文中表示,「總辭有幾大件事?一兩天的頭條?不要說總辭,西班牙政府將全體搞加泰隆拿獨立的議員關進監獄十年八年,國際社會又怎樣?『國際線』可以休矣。」他又認為,泛民議員不會杯葛未來一年的議會,原因是「錢的因素太大」,而今天已經沒有人肯出錢養他們。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