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校陷生源危機 轉吸本地生救亡

疫情下企業海外派駐員工減少,拖累國際學校非本地生收生,二線及新開辦的國際學校,今學年恐出現收生不足危機。為增加收生,向來甚少針對港人宣傳的國際學校,最近通過升學顧問增加宣傳,並以減留位費,簡化面試程序,吸納父母持有外國護照的本地生。過去有國際學校吸納優才計畫來港的內地人子女,填補教育局對非本地生收生人數要求,惟社運加疫情後,來港內地優才大減,將進一步加劇收生不足問題。升學顧問指出,國際幼稚園早前已出現結業潮,生源不足對國際學校中小學的衝擊,將於半年後浮面。

記者 郭增龍 林紫晴

根據規定,獲教育局分配校舍或土地發展國際學校的辦學團體,必須取錄不少於七成非本地學生,但在疫症全球大流行之下,企業外派員工大減,國際學校要符合非本地生規定,成為一大挑戰。駿橋教育創辦人何沛龍表示,名牌國際學校目前仍不愁沒有學生,但二線或新開辦的國際學校,最近非常積極宣傳,「以前他們並不重視本地生宣傳,最近則成為宣傳重點。」其中以父母擁有外國護照的本地生最搶手,因為可納入非本地生名額內。他亦不排除有學校超收本地生,以解決收生不足問題,「始終教育局不是年年查,有走盞位。」

為吸引家長報讀,何沛龍指出,有國際學校簡化面試安排,由以往筆試加面試,全程需時最少兩小時,改為一個小時的視像面試,學生及家長的面試準備工夫大減,有學校甚至減收留位費,盡可能留住報考的學生。

國際校陷生源危機 轉吸本地生救亡

來港內地優才大減

升學顧問林先生(化名)任職的公司,每年均協助內地來港的優才及專業人士,安排其子女入讀國際學校。他透露近月有多所國際學校主動致電,了解有意入讀國際學校的內地生情況,「以前是我們打電話求他們給我們的客人面試機會,今次調轉是他想我們介紹人過去面試。」但他直言,其公司今年零生意,想轉介也愛莫能助,「去年社運已經少了七成生意,疫情後生意變做零,很多客覺得返內地更安全,無必要再留在香港。」他更透露因生意不景,公司將於九月底結業。

何沛龍表示,名牌國際學校一般只有百分之五至八的學生持有中國護照,內地生不足對他們影響有限,但二線或新開辦的國際學校,內地學生比例較高,影響更明顯,但據其了解,這批學生的家長不少仍未放棄學額,甚至有繳交留位費,但最後是否留港,取決於學校復課安排,「如果復課後仍然是視像上課,他們覺得倒不如讀外國的國際學校。」

二線或新校影響最大

傑信國際教育創辦人及董事Jason認同,在港辦學時間較短的國際學校,收生情況明顯較往年緊張,從其市場推廣策略可見,由以往強調外國學生比例較多,現改變收生方向,冀收錄更多本地學生。據他了解,現時只有傳統名牌國際學校不受影響,因早於一月已截止招生,「但其他國際學校仍有學位空缺,至八月尾才截止。」

國際校陷生源危機 轉吸本地生救亡

Jason指出,以往本地生及內地生客源各佔一半,但今年疫情影響下,內地家長較往年遲下決定,未敢安排子女來港升讀國際學校,「有家長甚至覺得(疫情下)內地較香港更安全,所以大多只是查詢。」

料學生跌勢半年後浮面

事實上,早在今年四月,英國文化協會國際幼稚園及伊頓國際幼稚園均先後宣布受疫情影響結業。教育階梯升學諮詢及課程培訓總監杜明茵表示,除非是一條龍國際幼稚園,否則創校年資短的國際幼稚園,難以抵受疫情引致的退學潮。她續說,本港上半年疫情大致受控,國際學校中小學因此未有明顯的退學潮,惟第三波疫情影響更大,她預計國際學校學生跌勢,將於半年後徹底浮面。

升讀本地國際學校的內地生人數減少,但Jason表示,今年有不少就讀本地學校的學生,申請轉讀國際學校,而部分國際學校本地生亦轉讀更高名氣的國際學校,本地生與內地生的申請拉上補下,生意未見下滑。杜明茵亦表示,內地生來港報讀學校的人數較去年少三成,公司生意受到打擊,但她亦有為本地學生提供國際學校面試班,「有興趣報讀國際學校的香港人無減少,他們仍然需要裝備自己,準備面試。」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