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駐守機動部隊的23歲男警員於本月9日已初步確診,直至今日才被列為確診個案。 資料圖片
一名駐守機動部隊的23歲男警員於本月9日已初步確診,直至今日才被列為確診個案。 資料圖片

一名駐守機動部隊的23歲男警員於本月9日已初步確診,但相隔5日直至今日才被列為確診個案,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解釋,由於私人化驗所未有將樣本送到政府化驗所,需在衛生署主動追問下才收到,相信是送漏樣本造成延誤。

張竹君形容個案是「比較例外」,相信私人化驗所不是故意。當被問到會否規定私人化驗所在指定限期內要將樣本送到衞生署、當樣本送遞延誤遲等情況是否需負上責任等,張竹君指希望他們將樣本盡快送遞,不是每件事都要有法律規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