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議員會否「總辭」引起關注。資料圖片
泛民議員會否「總辭」引起關注。資料圖片

政府因應疫情押後立法會選舉一年,衍生立法會真空期問題,全國人大常委會日前通過讓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當中未有明文禁止早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現任議員不可延任,這一招「刀下留人」,反而令反對派出現分歧陷於兩難。在多名本土抗爭派呼籲泛民「總辭」杯葛議會的情況下,泛民議員有心延任卻不敢宣之於口,只能等待並不參選的元老及泛民學者開腔為他們製造輿論「抬轎」。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就表明,自己傾向民主派「一齊上車」,守住每個關口。

梁家傑以反修例風波為例,指即使在數票時民主派會輸,但民主派一直在議會內擋住「惡法」,「頂咗六、七個月」,相信「一齊上車」的做法較符合市民期許,「諗唔通由得保皇黨壞事做盡、骨都拆埋,對民主運動有咩幫助?」他稱,現時看不到民主派內有一面倒的傾向,因支持「總辭」陣營的想法亦並非完全無道理,又指若他們能夠指出「總辭」如何推進民主運動進程的話,亦會考慮他們的意見,最重要民主派「齊上齊落」,以同一方式處理,不要被中共分化。

有民主派中人直言,民主派議員都想留任,但誰先開腔就會成為「箭靶」,所以誰都不敢開腔,希望由其他人「幫口」。民主派現任議員延任的最大阻力或許來自抗爭派,多名本土派及抗爭派人士呼籲泛民「總辭」杯葛議會,甚至引起網上「口水戰」。支持延任的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批評,抗爭派現時無法解答「總辭」後的抗爭路線會是怎樣,他們日後是否亦不會參加選舉,又質疑抗爭派認為制度不完美而不參與,何不身先士卒辭任區議會。油尖旺區議員李傲然昨天反擊,這是「拉區議員落水」,指民主派在區議會佔大多數,沒有辭職的理由,但他說,區議員主動跟進了許多社區事務,變相是幫政府維穩,掩飾他們在地區民生工作上跟進得千瘡百孔,指自己不介意立法會、區議會一同「總辭」。

有抗爭派表示,在人大作出決定後,與傳統泛民未有任何形式的交流,但聽聞有傳統泛民有意與他們溝通。該抗爭派指,香港民主運動並非圍繞議會進行,議會只是其中一個工具,而目前預料到該工具作用不大,只會重複過去四年議會的情況,「點解又要賠上自己嘅尊嚴和原則?」然而,該抗爭派認為,現時民意兩極化,產生回音壁效應,倒不如以民調或公投的形式決定是否延任,會比較客觀和更有公信力。

不過,作為從政人士,一眾反對派議員連是否延任一年都不敢作出決定,要將決定的責任交給支持者,會否又過於「窩囊」呢?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