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房委會十五年的黃遠輝,上周正式從房策「公職」退下火綫。 黃頌偉攝
加入房委會十五年的黃遠輝,上周正式從房策「公職」退下火綫。 黃頌偉攝

上周卸任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主席,黃遠輝正式從房策「公職」退下火線。過去八年,他先後接過資助房屋、土地供應兩大燙手山芋,任內處理的公營房屋議題雖被彈多過讚,但無損這名「公職王」為基層解決居住問題的初心。為打破房屋供應不足的困局,黃遠輝索性換位從覓地着手,卻碰到明日大嶼這公關災難,最後祭出真心話說服大眾。八年任期完畢,公屋輪候時間加倍惡化,黃遠輝責無旁貸,交不到成績固然要致歉,但他堅信「公道自在人心」,「畀多次機會我,仍會接下這些公職。」 記者 林紫晴

在黃遠輝卸任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主席的前一日,記者相約他到長沙灣麗翠苑,此訪問地點是他提議。「這里頗有代表性,原本六座都是公屋,但現時有四座以『綠置居』出售,兩座保留作公屋,所以結合了兩種管理模式」,黃遠輝邊行邊說。

「綠置居」是黃遠輝任內處理的房策新猷之一,此舉一直被質疑將延長公屋輪候時間,他過往不時為此護航,到臨別秋波,他多次公然評論「綠置居」,令人懷疑他到卸任才敢吐真言,他卻苦笑說大眾誤解其意思,「我只是覺得在房屋資源不充沛的情況下,以置業主導會分散房委會為低收入家庭解決居住問題的初心。」

曾是公屋受惠者從未忘本

從黃遠輝加入房委會的第一天,這初心一直不變,「加入得房委會,就一定有心想做好。」銀行家出身的他,本來與房委會毫無關係,但在○三年,正值香港公共房屋發展五十周年,他獲邀拍片細述兒時居於柴灣邨的經歷,始與房委會結緣,也為他的「公職王」生涯掀起序幕。

特首林鄭月娥在一八年《施政報告》中,公布一千七百公頃的明日大嶼願景。
特首林鄭月娥在一八年《施政報告》中,公布一千七百公頃的明日大嶼願景。

「我是公營房屋的受惠者。」黃遠輝從未忘本,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口邊。他憶說,兒時曾住木屋區,五十年前其祖父亦獨居於籠屋,至今他仍歷歷在目,「那時我每個周末都會去探望他及過夜,好記得那里環境好差、好大陣氣味,完全無窗,十幾人共用一個廁所,非常污糟。」他沒想到,五十年後的一次劏房探訪,類似情景會再現眼前,「那劏房只得三十呎,月租兩千元,僅放到一張碌架牀,上格瞓覺,下格放電飯煲,用作煮食及吃飯的空間。」

居屋自○三年停售停建,公營房屋供應低於需求的情況愈見明顯,黃遠輝很清楚,若要打破這困局,必然要從覓地着手,於是在一七年接下另一燙手山芋,加入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為領頭人。翌年歷時五個月的諮詢期,黃遠輝一周七天幾乎無間斷出席逾百場公眾諮詢會,落區聆聽民意,接獲近六萬九千份書面意見、三千零十一個隨機抽樣電話訪問,相關數字他仍倒背如流。

為覓地解困領軍土地小組

然而,特首林鄭月娥在一八年《施政報告》中,公布一千七百公頃的明日大嶼願景,嚴重打亂土地小組的工作,而被特首委任做小組主席的黃遠輝,竟是當日才首次聽到「明日大嶼」這四隻字,還來不及與小組成員商討對策,便收到四方八面的來電,「因時間太短,我只能在小組的WhatsApp群組發訊息,說我由頭到尾都無聽過。」

明日大嶼方案突然「搶閘」,對黃遠輝來說無疑是一場公關災難,「有何理由小組報告進行中,突然出現這情況?無論對政府,對我們小組來說,都是災難。」當時同感錯愕的他只好直話直說。「多年經驗告訴我,一定要講真話。唯有這樣才能贏到大家的信任。」

土地小組報告突被明日大嶼「搶閘」,事前小組主席黃遠輝一直被蒙在鼓里。
土地小組報告突被明日大嶼「搶閘」,事前小組主席黃遠輝一直被蒙在鼓里。

明日大嶼搶閘 講真話贏信任

「我從未聽過牽涉一千七百公頃的填海計畫,過程亦無跟政府傾過。我們小組小冊子及諮詢文件,由頭到尾所指的都是一千公頃的東大嶼都會。」他用這番話,向公眾及小組成員交代,既沒轉彎抹角,也不失領導風範,「講白了,我們無呃過你,我們都俾人呃咗。」

黃遠輝深知土地小組報告不能爛尾,比起執着於政府有否尊重他的小組主席身分,他覺得保持小組士氣更為重要,所以對內,他點名叫小組成員之一的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在小組會議時解畫,但終究也找不到答案。事後回想,他的語氣仍略帶激動:「一千公頃與一千七百公頃相差很遠,就算說大約,約數怎可能多七百?」

明日大嶼風波告一段落,但土地小組在一八年尾提交報告,換來林鄭一句:「如果照單全收未必是負責任的行為」,所以在政府接納整份報告建議前,黃遠輝總是一額汗。縱然有人認為小組諮詢為明日大嶼「抬轎」,但他仍覺得,「一個人的意見不能凌駕大多數共識。」

信「公道自在人心」

由財務小組委員到主席,再出任資助房屋小組主席,黃遠輝輾轉已在房委會出任公職十五年。居屋復售、「綠置居」、「白居二」,以至修訂公屋富戶政策,他統統有份處理,而收緊單身人士計分制、公屋屢次加租,總令黃遠輝備受抨擊。但只要是「公道」的批評,他都欣然接受,「我好鍾意公道這個詞,亦相信公道自在人心,雖然不代表絕對的公平,但亦反映大多數人的看法。」

嘗試配合政府處理推陳出新的房策,又試過為覓地出謀獻策,奈何黃遠輝在續任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主席兩年間,仍無法扭轉公共輪候時間惡化的情況,但他撫心自問,過去十五年在此公職已盡力無悔,「可否幫到社會、幫到有需要的人,要事後才知道。所以畀多次機會我,仍會接下這些公職。」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