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涌邨命案死者生前就讀及寄宿的院舍。黃文威攝
葵涌邨命案死者生前就讀及寄宿的院舍。黃文威攝

葵涌邨一名照顧智障兒的母親懷疑壓力「爆煲」,昨日殺子後企圖自殺被捕。對於有母親狠心勒斃智障兒,有智障人士家長協會感到難過,指家長照顧智障人士遭遇沉重壓力,加上今年疫情影下,當局支援不足更令家長面臨困境,心境壓力更大;建議當局加快制定照顧者的政策,在經濟及社區上作出支援,若家長情緒受困擾,應找人傾吐或向專業人士求助,以免釀成悲劇。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黎沛薇對該宗悲劇感到難過,指涉及類似案件不時發生,反映照顧者遇到沉重心理壓力,社會支援亦不足,作為父母可以狠下毒手,可能其內心感到心灰意冷及絕望。特別是今年疫情影響,學校停課、特殊中心與家居服務暫停,院舍又因疫情不准探訪。



成人輪候護理院逾十載

加上早前梨木樹有院舍爆發疫情,不少家長因為擔心子女有機會染疫,或不欲與子女長期分離,將留宿的子女接回家中照顧;社署亦因疫情減少有關支援,家長在長時間照顧子女下,其心境壓力更大,情況猶如困獸鬥,面對此情況處於兩難階段,徬徨無助。

黎續稱,一般情況下,智障學童於十八歲特殊學校畢業後,可延後至二十歲才離開學校,再輪候成人服務入住護理院,但輪候時間往往長達十多年,加重家人照顧的心理壓力。她認為長遠計當局從速制定照顧者政策,作出經濟及社區上支援;家長如因長期照顧智障子女,感精神壓力過大,情緒受困擾,便向人求助包括家長會或專業人士。

根據社署康復服務中央轉介系統,目前輪候嚴重智障人士宿舍的人數有二千四百多人,而輪候中度智障人士宿舍的人數更高達二千五百多人;現時獲編配嚴重智障人士住宿服務的申請人,兩者最長輪候時間分別為十九及十六年,可見輪候宿位緊張。

《星島日報》記者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