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Unsplash圖片
示意圖。Unsplash圖片

重男輕女的觀念在不少家庭依然存在,一名女生日前在網絡投稿,訴說著自己一直為家人付出卻得不到父母重視的經歷。當事人每月給予逾半份薪金作家用,終於存了13萬創業基金打算實現理想,惟最後被父母要脅將全數儲蓄交出為胞兄還賭債,她最終死心決定離家出走。

facebook 專頁「辦公室日報」昨日(14日)發布一則帖文,轉載一名讀者化名為阿欣的投稿。阿欣表示自己沒學歷,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故此最終去了便利店打工。雖然她每月薪金只有約1.3萬元,但她仍堅持每月存錢希望實現創業理想,日後可以開一間屬於自己的美甲店,將興趣化成終身職業。

然而,阿欣每月需給予家人逾7千元作為家用,扣除交通費用及飯錢後,剩下的錢有一部份要用作進修,薪金經已所剩無幾,很多時候每月20幾號開始便要三餐捱麵包,父母從來不煮飯。她報讀了美甲、修眉及化妝等課程增值自己,為以後創業舖路。不過阿欣有一個沉迷賭博的兄長,每個月除了7千元的必須家用,她不時亦需繳付額外的家用作為哥哥的洗費,讓阿欣的儲蓄進度緩慢。最終阿欣用4年時間存了13.4萬元。

阿欣認為自己已盡力,便決意全心全意發展自己的創業夢,打算辭去便利店的工作,並看了舖位及找齊必須的器材,跟父母提出此意向。然而,此時候哥哥賭外圍輸大錢,欠債十幾萬,導致有人在家門淋紅油,每天塞鎖匙孔及用電話滋擾。阿欣的媽媽就提出,既然有錢創業,即是有多餘錢,讓阿欣把這筆錢幫哥哥還債。

阿所拒絕了媽媽的要求,因為始終這筆錢都是「死慳死抵儲返嚟嘅血汗錢」,但是父母依然日夜催促交出儲蓄。阿欣表示,哥哥已經至少7年沒有工作,亦無投入職場的意向,從來不找工作,即使有親戚朋友介紹工作,他都拒絕。阿欣形容哥哥的主要職責就是賭錢,「賭波賭馬樣樣齊」。但父母對哥哥十分包容,只要哥哥「攤大手板」向家人取洗費,父母都會給,不足夠又會再問阿欣取錢,變相平常都是由阿欣償還哥哥的賭債。阿欣不滿父母不怪責哥哥賭錢,反而怪責自己不拿錢還債。

可是,阿欣的父親有一天突然在她睡覺時入房扯她頭髮,迫阿欣一定要拿出所有錢幫哥哥還債。阿欣無力反抗,被打了幾巴掌。父親更說:「女仔人家學咩人講理想?學咩人講事業?」而媽媽亦袖手旁觀在旁邊附和。父親說了一句:「生錯咗呢個女!」,讓阿欣十分深刻,阿欣知道當時只得兩條路選擇,要麼被父親在當刻打死,要麼之後隨時在睡夢中被人扯頭髮。當時心已死的阿欣最終交出13萬,之後離家出走。

阿欣有感父母一直沒有盡責任養育她,更曾想過輕生。她把交出的13萬當作最後一次為這個家付出。當時離家的阿欣帶著剩下的4,400元,一件衫也沒取走去了投靠朋友,大半個月後在土瓜灣租劏房住。阿欣表示她離家後被親戚指責不孝,但她仍覺自己問心無愧,即使尚未知之後的前路應該如何走下去,但她至少得到了解脫,人生不再需要為他人作嫁衣裳。

網民知悉阿欣的經歷後,紛紛留言為她送上安慰,有人留言指十分欣賞阿欣在此環境下依然堅持到自己的理想,亦有人表示「13萬換重生,值得,你好叻」。又有人祝福阿欣「成世人為左屋企庸庸碌碌,希望佢以後可以為自己而活」。網民亦安慰阿欣「離開先會搵到更多既13萬」、 「人生就係有咁多嘅無奈」、「雨天之後一定有晴天」。

示意圖。Unsplash圖片
示意圖。Unsplash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