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將展開民調,以決定在立法會去留。資料圖片
民主黨將展開民調,以決定在立法會去留。資料圖片

民主黨委託香港民研下周一展開民調,以決定立法會去留,共有15名議員參與。據了解,約80多名民主及抗爭派區議員早在月初聯署去信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他們提出應杯葛議會,列出4大理據,包括「延任議會」屬違憲議會、未獲市民授權、留守作為有限等,促請各立法會議員慎重考慮去留決定。本報向有份聯署的一名區議員查詢,確認眾人曾發出聯署信。

信中提到,聯署的區議員希望清晰表達杯葛違憲議會、拒絕非法委任的立場。他們提出杯葛違憲議會的4大原因,其中《基本法》規定立法會除首屆外每屆均4年一任,中共繞過選舉程序,假借人大單方面決定委任第6屆立法會全體委延長任期「不少於一年」,是無可爭議地直接違反了《基本法》,明顯違憲,因此所謂延任的議會亦將會是一個違憲議會。

同時,參考世界各地歷史,透過不經選舉借故無限延長任期的違憲議會來鞏固權力往往是極權政府和獨裁者的拿手好戲,一旦議員接受委任,即認可並授權予中共的違憲議會,中共大可藉此向外宣稱其延長任期的決定合憲合法合理,一方面以各位議員的參與為其充權,一方面為萬年國代鋪路。

信中又稱,2016年第6屆立法會選舉時,市民投票清楚授權各議員是出任4年立法會議員,到今年9月底為止,「自此之後,哪怕再當一天議員,各位議員都必須明白是沒有人民授權,只有中共的非法委任。」

而且,立法會議會在建制派多數把持,加上政府不斷干預的情況下,民主派根本無法作為,留任只令中共贏得議員作為其遮醜布,向港人及國際繼續擺弄其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民主派也能參與政治的破敗謊言,予其口實反擊國際非難。

信中強調,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接受中共委任與否,絕不是議員的一己決定,影響的也絕對不只是一己之身,請各人慎重考慮, 萬勿輕率決定。

區議員發起聯署促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杯葛議會。網圖
區議員發起聯署促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杯葛議會。網圖

區議員「致全體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聯署信」全文如下:
第六屆立法會法定任期即將完結,中共繼單方面宣佈押後換屆選舉後,再提出將委任第六屆立法會全體議員延長任期「不少於一年」,不設限期,直至下屆選舉為止。迄今為止,我們得悉已有多名現任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表態傾向接受委任,惟同時亦有議員明確表示反對。

就此,我們謹此來函,希望能清晰表達我們杯葛違憲議會,拒絕非法委任的立場,誠冀各位議員能慎重考慮,萬勿輕率決定。理據現陳列如下:

一)《基本法》第六十八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由選舉產生」;第六十九條則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除第一屆任期為兩年外,每屆任期四年」。中共繞過選舉程序,假借人大單方面決定將委任第六屆立法會全體議員延長任期「不少於一年」,是無可爭議地直接違反了《基本法》。因此,此一決定明顯違憲,而這一所謂延任的議會亦將會是一個違憲議會。

二)參考世界各地歷史,透過不經選舉借故無限延長任期的違憲議會來鞏固權力往往是極權政府和獨裁者的拿手好戲,動員戡亂時期的台灣萬年國代便是一個最佳例子。各位議員今日一旦接受委任,即是認可並授權予中共的違憲議會,中共大可藉此向外宣稱其延長任期的決定合憲合法合理,一方面以各位議員的參與為其充權,一方面為萬年國代鋪路。違憲議會先例一開,各位議員若不單不正色厲聲杯葛,更反參與其中,他日定必後患無窮,絕對不可不察。

三)代議政制的核心精神,是人民透過選舉授權予代議士代表其行使權力。人民授意之舉,代議士不得不做;人民未授之權,代議士不得僭越。2016年第六屆立法會選舉時,人民向各位議員投下他們神聖的一票,清清楚楚是授權各位議員出任四年立法會議員,授權迄今年9月為止。自此之後哪怕再當一天議員,各位議員都必須明白是沒有人民授權,只有中共的非法委任。

四)我們非常理解部分議員希望留守議會戰線背後的想法,也十分尊重各位不惜爭議不計屈辱仍希望盡最後努力嘗試在議會中阻撓惡法的勇氣。然而,眾所週知,議會在建制派多數把持再加上政府不斷干預的情況下,民主派根本無法作為,這亦正正是民主派放手一搏追求35+嘗試扭轉局面的初衷。如今,中共押後選舉,阻止民主派奪取多數議席,被委任的少數民主派議員所能作為的空間可說十分有限。相比所讓出之十分有限的作為空間,中共卻能贏得各位議員作為其遮醜布,向香港人民及國際繼續擺弄其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民主派也能參與政治的破敗謊言,予其口實反撃國際非難。此中是利是弊,孰重孰輕,萬望各位議員三思。

時代巨浪滔滔,國際大勢茫茫,香港已成了世界的焦點,香港的民主變革已走到了歷史的關鍵隘口。我們希望各位議員明白,今日各位議員接受中共委任與否,絕不是各位議員的一己決定,影響的也絕對不只各位議員一己之身。我們誠冀各位議員能慎重考慮,萬勿輕率決定。

我們深明茲事體大,一時難以定奪;因此,我們現同時邀請各位議員撥冗與我們會面,場所時間等細節可待各位議員應允後再作安排,以坦誠交流為要,謀求共識為尚。冒昧之情,佇候賜覆;如蒙應允,不勝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