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艇仔」稱德州撲克只是遊戲,不是賭博。
「艇仔」稱德州撲克只是遊戲,不是賭博。

近年流動資訊科技愈趨便利,非法賭博市場在本港不斷滋長和擴張,馬會估計,港人每年因參與非法賭博而輸掉至少一百二十億元。《星島日報》更發現,有賭博集團在疫情期間,引誘停課學生豪賭,不法「莊家」在社交媒體宣傳猶如手機遊戲的德州撲克比賽,並游說參賽者付款換取「籌碼」,又提供「教學」短片,誘惑青少年沉迷網上賭博,有人因此欠債多達六十萬元,更有賭博集團公然招聘欲賺快錢的學生擔任代理拉客,記者以中學生身分聯絡,對方建議招攬朋輩:「叫埋同學一齊玩吖!」

疫情導致失業多時的青年Larry,早前從社交媒體看到德州撲克(poker)比賽廣告,內容稱免費賽獎池保底二千元,付費賽獎池包底二萬元,不諳賭博的他被免費參與及有機會贏錢吸引,於是通過手機社交程式聯絡,不料要付費參加,「參賽」後更幾乎沉淪賭海。

Larry表示,自稱Daniel的賭博集團「艇仔」,向他發送德州撲克教學片段,並指示他下載撲克遊戲手機應用程式(app)和登記會員,隨後稱參加比賽並非免費,至少有一百元籌碼,須先將其提供的電子支付系統二維碼,讓便利店職員掃描及交款,他當晚觀看教學片段苦學後,翌日「充值」一百元,不久系統帳戶獲派發一百個籌碼,當日下午依時登入程式和選擇指定「賭桌」,與另外六名賭客較量,其間打算中途退出,但系統註明會保留「座位」自動下注,直至籌碼耗盡。Larry隨後多番付款參賽同樣輸光,其後經女友勸籲刪除程式。

《星島日報》記者曾以有意參賽者身分聯絡該名「艇仔」,對方表示賭客均為港人,包括學生、青年和中年人,贏取籌碼後可通過電子支付系統兌現,又強調參與者不會因非法賭博被捕:「不算賭錢,網絡遊戲!」

記者騙過「艇仔」獲准登記成為網上撲克平台會員,瀏覽後旁觀不同「賭桌」比賽,發現一個賭局注碼多達一萬元。記者隨後上網搜索發現,至少有五個德州撲克比賽廣告,經查問後得悉同樣要付費換取籌碼或「分數」才可參賽。

另外,社交媒體近期湧現十多個招聘代理廣告,工作是協助拉攏鬥地主、麻將及十三張等網上賭博遊戲的賭客,當中有招聘德州撲克賭局代理的廣告,聲稱是為了「推廣撲克運動」,更有廣告列明歡迎學生和家庭主婦應徵。

記者又以學生身分經通訊軟件聯絡,「艇仔」稱代理須先下載手機遊戲程式及建立帳號,之後自行成立「俱樂部」招募賭客,並根據各人支付的賭資派發虛擬籌碼,賭客參與賭局後,可獲取佣金為賭資總額的百分之三點七五,「拉客頭三日毋須與開發商分佣,可全數落袋!」他更以錄音表示:「歡迎叫同學試玩!」

路德會青亮中心註冊社工鄧天兒表示,早前接獲不少涉及網上撲克的求助個案,情況與《星島日報》調查相約,不少中介為網上賭博平台拉客,當中一名曾到澳門賭撲克的二十多歲青年,經友人介紹與「艇仔」見面,被對方游說以轉帳或現金交易形式參與手機撲克遊戲,因贏輸「上落好快」,過程猶如「打機」刺激好玩,而且可預支籌碼,每星期結數,加上疫情期間百無聊賴,因而賭博成癮,隨後又受「艇仔」引誘,參與不同類型的網上賭博,包括NBA籃球賽事等,亦獲准賒數下注,欠債六十萬元,向戒賭機構求助後仍不敢告訴家人。

據了解,即使在虛擬世界賭博,賭客預支籌碼前,一般需當面向中介提供住址證明,甚至要讓對方目睹開門入屋,證明是真實住址,欠債不還會被上門滋擾恐嚇。

香港賽馬會表示,近年外圍莊家利用網上平台直接招攬顧客,並以信貸投注、折扣及五花八門的賭博項目誘導賭客不斷下注,陷入病態賭博,結果債台高築,估計港人每年因參與非法賭博而輸掉至少一百二十億元;外圍莊家毋須在港納稅,非法賭博更會嚴重掠奪本港公共財政及慈善服務資源。馬會強調,參與非法外圍賭博不但令本港流失稅收及慈善捐獻,同時也屬違法行為,呼籲市民切勿沾手。

原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