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妙清(左)、陳振聰(右)。資料圖片
譚妙清(左)、陳振聰(右)。資料圖片

陳振聰在「聰心說」回憶錄中透露,龔如心一直很想去探望陳妻譚妙清,就在沙田巡視地盤後,龔如心即興要去他所住的沙田濱景花園探訪,但當在屋苑平台遇見妙清時,龔如心形容妙清「好Cool,很冰冷啊,我都沒見過有人對我那麼Cool的」,陳振聰安慰如心不要放在心裏,如心回應指,「不是放在心裏,我是說真的要找個機會,想和她相處一下」。

到濱景花園被舊夥計認出

事前當他倆到達住宅大堂時,保安員發呆定眼看着龔如心,保安員走近說「龔老闆,真是你啊,我以為認錯人,你老人家怎會來這裏的,等我Call中心派多幾個人來保護你,龔如心有點慌地說「不用不用,多謝了,你貴姓,怎麼稱呼你呀,你認識我嗎」,保安員回應,「我在你公司做了很多年,前一陣進過醫院,後來才轉到這裏做」。

不滿被叫老人家話做間諜

龔如心壓低聲,故作神秘的樣子對該保安員說「不要說我來了這裏,我是想靜靜的看看新地的雲石,商業間諜嘛」,保安員認真地答,「知道了,我守住這裏,不會走開,有事就找我吧」。陳振聰認為龔如心這樣說不太好,龔如心指「誰叫他叫我老人家,龔小姐都不叫一聲,他就老」。

當兩人抵達屋苑平台時,龔如心表示既然來到,順便看看,聽說這裏的二手挺好賣,二手樓代表了發展商受歡迎的程度,我想不想是一回事,受不受男人歡迎就另一回事,做修女也想有男人站在教堂門口送花給她」。陳振聰拖着如心的手坐在石基上,好讓如心周圍觀看。

龔憶說王德輝脾氣很大

此時龔如心憶起王德輝說,「真是沒甚麼厲害的人,以前他在這裏,甚麼都是他說的,他不聽別人意見的,我都是依照他這樣去做,先頂着啦,我都學到他八九成的」,不過他情緒方面就脾氣很大,試過很多次,一言不合心意,打架都會的,試過追打人家的鼻子流血,還好人家沒有報警,「學我那就好,穿條短裙,一班老闆,全部男人,怎麼都會讓我,爭起來肯定不會吃虧。」

如心說「拳頭難打笑人臉,真打假打,之前都要笑,永遠都要謙虛,真厲害、假厲害都要謙虛,因為逞強或多或少都會露出底牌,謙虛你就對了,殺敵於瞬間,所以謙虛就是最厲害的武器。「你永遠要記住,你老是太相信人,這個是你致命缺點」。

陳振聰一時啞口無言,正在這個時候,他看見妙清正在走來,「阿清,你出去嗎」,妙清答「去買東西,想去新城市廣場,你在這裏為何不回家」,陳振聰準備介紹龔如心時,如心就走前到妙清面前,笑着說「我是華懋的 Nina,你出街呀,我和阿聰想上去探你們。」妙清未及反應,陳振聰便問家裏有沒有人,外母在家嗎,妙清表示在家。陳振聰接着說「我和王太太上去家裏坐一會,外母大人在家就好」,但妙清沒好氣地說,「你沒有鎖匙嗎?我阿媽在不在家關你甚麼事,你又不是找她」。

如心本意是想借探訪向妙清澄清她與振聰的曖昧行為關係,振聰每晚夜半歸家,難免令人生疑,也難免讓妙清生怨。妙清跟龔如心說「王太太,你和阿聰上去慢慢坐,我去買東西」,然後很快走向平台電梯口離去。如心指「看她很怕應酬,要找一個特別場合,和她相處一下,如果開始搞到關係不好,以後更難相處。」

陳振聰與妙清於八九年初認識,陳參加旅行團到內地,妙清是這個團的導遊,她原本只是旅行社文員,導遊只是臨時兼職,回港後兩人聯繫愈來愈密切,最終走在一起。如果說振聰,如心性情相投,兩人同樣的開朗、樂觀、外向,不拘小節,那麼振聰與妙清則是性格互補,妙清處事沉穩,冷靜,實事求是 ,她愛丈夫更愛自己的家,為全大局,她寧願讓步。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

龔如心(左)、陳振聰(右)。資料圖片
龔如心(左)、陳振聰(右)。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