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港兩地的創科政策差異收窄後,業界估計會影響企業落戶香港的意欲。
深港兩地的創科政策差異收窄後,業界估計會影響企業落戶香港的意欲。

深港兩地近年在科技發展互相較勁,月初深圳通過科創新例,提出企業同股不同權、推動知識產權融資等政策,本港創科業界不諱言,深圳在知識產權及融資等政策,將逐漸跟香港看齊,加上自身產業鏈成熟及有足夠的科研投資者,擔心香港創科環境將進一步落後深圳。業界直言,近月已有本港創科業界紛紛北上,除了看準內地科研資金多,部分亦明言本港獨特科研優勢已失,如情況持續,恐加劇本港IT人才不足問題。此外,中美糾紛下不少中資商人計畫回流,如本港再無政策回應,企業未必選擇在港設立新基地,港方將失去良機。

記者 郭增龍 李卓穎

深圳市月初通過《深圳經濟特區科技創新條例》,將於今年十一月一日起實施。新例補足當地創科發展的不足,知識產權是新例的重點,包括立法賦予科技人員對科技成果具所有權及長期使用權;確立公司「同股不同權」制度,確保科技專利擁有人對公司的控制權;推動知識產權抵押融資和證券化,方便企業融資發展科研產品。

企業更易取得研究經費

新例消息一出,本港創科業界已感擔憂,因措施似是針對本港現有優勢,並成功將雙方距離收窄。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副會長楊全盛指出,有在美國開公司的內地及香港朋友打算回流,以避開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他認為,創新企業回流時關注同股不同權上市制度及知識產權保護政策,以往兩者皆是本港的優勢,惟深港兩地的創科政策差異縮窄,商界選擇落戶深圳的顧慮減少,「貿易戰加速了回流情況,如今內地人可能更傾向遷移基地往深圳,始終內地優惠政策比香港多。」

深圳市將推行《深圳經濟特區科技創新條例》,知識產權及融資等政策逐漸跟香港看齊。
深圳市將推行《深圳經濟特區科技創新條例》,知識產權及融資等政策逐漸跟香港看齊。

楊全盛續說,深圳政府有意推動知識產權抵押融資及證券化,如此一來企業會更易取得研究經費。反觀香港雖曾有人提出相同政策,惟至今未果,初創難以單憑概念換取經費,「(在香港)要見到產品商業化後才可獲天使創投,設計原型不能換成錢。」中大工程學院(外務)副院長黃錦輝認同,以知識產權作抵押的政策對初創公司具吸引力,美國矽谷都有類似政策。

黃錦輝指,目前於美國任職的內地學者因中美糾紛及簽證問題,同樣正計畫回流,深圳新例有助吸納人才。另外,深圳新例提及設立技術人員雙向流動制度,讓高校、科研機構等單位的技術人員到企業擔任兼職工作,甚至容許在職創業。楊全盛指出,本港創科界擅長知識轉移、把研發成果商業化,反觀內地過去在研發與商業化之間的差距較大,但在新例下,他相信兩者關係將變得密切,可提供更理想的科研環境,間接驅使本港業界有更多機會北上合作。

美限簽證 吸學者回流落戶

深圳不止成為回流創科企業專才的落腳地,近月亦有不少港人選擇北上。香港新興科技教育協會創會會長洪文正表示,近月其身邊有不少創科同業北上,原因在於疫情令本港經濟停頓半年,業界難以尋得外國投資者,反觀內地疫情已受控多時,並有展覽及活動方便配對投資者。他預計深圳新例實施後,北上的業界只會愈來愈多,「特別是從事大數據、物聯網的公司,他們在中美糾紛之下,最近與美國公司做生意已經面對不同程度的掣肘,跟內地公司分別不大。」

新例與國際接軌增北上誘因

在內地從事法律科技初創企業的律師何升偉,最近亦收到不少本港初創的查詢,了解北上的細節,他形容深圳新例是與國際接軌,令港人有更大誘因北上,更認為在中美糾紛下,從事人工智能、無人駕駛及互聯網保安的科企,將更容易取得科研資金,加上同股不同權的政策有助保護創科企業創辦人對公司的擁有權,令港人北上信心更大。

業界指,內地疫情受控多時,如常舉辦展覽有助配對投資者。
業界指,內地疫情受控多時,如常舉辦展覽有助配對投資者。

香港創科發展協會主席陳迪源表示,如非新型肺炎疫情影響經濟及人員流動,北上的本港業界會更加多。他以其公司為例,早在今年二月已在東莞租用辦公室,準備在內地成立辦事處,但疫情令他一直未能北上聘請人手,辦公室一直丟空。他擔心,如本港創科人才陸續北上,將加劇人才不足的問題,造成惡性循環,「不少在香港設立研發基地的企業,過去已表示在香港很難請人,如果人才一直流失,企業就會因為請不到合適的人,將研發基地撤出香港,最終香港在創科這方面將會失去競爭力。」

港可助企業走出東盟國家

對於深圳的創科政策吸引力或超越香港,智慧城市聯盟會長楊文銳認為,香港需要有不進則退的危機感,力爭在貿易戰的背景下,奪取獨特份額及定位,「內地政府為專才提供科研啟動經費和住屋優惠,香港很難做到,我們除了既有的地理位置、市場機遇及貨幣兌換等優勢,將來於稅收、人力成本補助方面都應該要再作改善。」他建議,智慧城市是本港重要發展方案,港府可考慮協助企業輸出相關服務方案到東盟或一帶一路國家,以爭取更多生意,擴大市場需求。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