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瑋珩在妻子經營的美甲店擔任美甲師。
陳瑋珩在妻子經營的美甲店擔任美甲師。

「這款是感溫變色指甲油,隨着溫度不同變換顏色,水果色則是夏日熱門之選……」尖沙嘴金馬倫道一定家樓上美甲店,竟有一名身材壯碩的男子,手持過百款手指甲顏色板,如數家珍介紹當中特色,專業程度讓女顧客驚訝不已。這位全港罕見的男性美甲師傅,原來昔日是羽毛球健將兼教練,近年因收入不穩定,毅然放下身段,向妻子學習美甲後入行:「為女士扮靚,既有成功感,亦與有榮焉!」記者:林家希

修指甲、去死皮、拋光……為女士指尖「扮靚」並非易事,至少花費一小時,男美甲師陳瑋珩從容不逼服務女賓客,可見技藝相當熟練,細心程度不亞於女性同業,過程中更談笑風生,又教導記者保養指甲「小貼士」。難以想像的是,他以往是馳騁羽毛球壇的出色球員和教練。

現年四十一歲的陳瑋珩笑說,兒時居住黃大仙屋邨,經常在寓所附近打羽毛球消遣,小學四年級加入學校羽毛球隊,未幾球技突飛猛進,六年級代表學校參賽取得佳績,因而獲得名校拔萃男書院取錄,就讀中學期間更兩度勇奪學界羽毛球精英賽男子單打亞軍,惟因學業成績欠佳曾經留級,中五會考僅考獲兩分,全來自體育科,其他科目「捧蛋」。

球技出眾入男拔 會考僅兩分

自覺不是讀書材料的瑋珩,九七年中學畢業後,曾獲邀前往香港體育學院參與訓練,或有機會成為香港羽毛球代表隊成員,但他基於當時香港體育圈子並不蓬勃,「青年軍教練正職保險經紀,有時會穿西裝教球」,加上無信心成為頂尖運動員,因而拒絕加入,繼而投身職場,一直任職酒店房務員,及至○五年從親戚口中得知,擁有多名外籍教練的香港板球總會,希望培訓本地教練,藉以推廣板球運動,於是放膽一試,苦學板球後考獲國際二級教練執照,其間基於再次參與運動,重燃對羽毛球的熱情,加上當時市民運動風氣漸盛,不久決定考取教練執照,及至一三年如願以償,成為全職教練。

「炒場黨」肆虐 無奈轉行

以興趣作為事業,無疑是人生樂事,但利用電腦程式大量預訂康文署轄下羽毛球場的「炒場黨」,五年前開始肆虐全港各區,直接打擊教練生計。瑋珩透露,當時七成的私人課堂因未能預訂場地而取消,一度被逼以高價向「炒場黨」租用場地,但扣除有關開支後,每小時教授學員收入僅餘一百多元,難以負擔生活所需,令他萌生退意,猶幸獲得伴侶安慰和鼓勵,及至一七年愛女出生,家庭經濟壓力更大,於是轉往地盤出任俗稱「科文」(Foreman)的管工,但因缺乏專業知識甚感吃力,八個月後無奈辭工,隨後抱着嘗試心態,向經營美甲店、曾在亞洲美甲比賽奪冠的妻子學藝。

學懂放鬆麒麟臂免釀血案

拜妻為師的瑋珩,學藝不久產生濃厚興趣,決意成為出色的美甲師,惟過程中遭遇無數困難。他舉例,修甲第一步要使用電動指甲鑽,若用力過猛隨時發生「血案」,故此要放鬆「麒麟臂」,學習女性溫柔一面:「最初只敢找男性朋友做『白老鼠』,慢慢才掌握『陰力』!」

男性另一普遍弱點,瑋珩說是分辨顏色,「以往認為藍色只分深藍和淺藍,哪有這麼多顏色?」他笑說,起初無法區分同一色系內多種顏色,經常向其他師傅「求救」,後來日夜拿着色板細看才能區分:「美甲看似簡單,原來牽涉很多學問。」

勤看色板 突破男性弱點

歷經逾一年鍛煉,瑋珩已成功掌握基本技巧,近月開始獨自服務顧客,不少女客人對這位壯男美甲師嘖嘖稱奇。他坦言,全港男性同業不足十人,猶幸大部分客人願意接受其服務,目前已有七位「回頭客」,當中包括其母親,成績尚算不俗,只有個別客人嫌棄,要求更換女師傅:「相信不想與異性有肌膚之親!」

美麗的定義,往往取決於潮流,瑋珩為求與時並進,經常了解各國美甲流行資訊,並利用閒暇學習繪畫指甲,同時借用女同事雙手嘗試新穎款式,「上星期為她塑造古典風格的立體玫瑰造型,凸顯了女人味,長、尖、圓的指甲亦令手指顯得修長,可說得意之作!」他期望,將來可成為全港首屈一指的男性美甲師,讓女士玉手更添美態。

全文刊《星島日報》

陳瑋珩求學階段是羽毛球健將,曾在多個比賽奪得佳績。
陳瑋珩求學階段是羽毛球健將,曾在多個比賽奪得佳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