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lib創辦人陳志山今年初回流香港設自動化生產綫,加快產品設計速度。 陳浩元攝
ad-lib創辦人陳志山今年初回流香港設自動化生產綫,加快產品設計速度。 陳浩元攝

經歷上世紀的工廠北移,香港工業生產僅佔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一,吸引廠商回流,是重振香港製造最快捷的方法。有主打本地市場的時裝品牌,今年初回流香港建立生產線,負責人認為這做法可加快產品設計速度及靈活性,有利零售業由門市轉型網購的新消費模式。有電子廠商為免核心技術外泄,將高科技產品回流香港生產,並認為唯有自動化生產高增值產品,才可克服高租金成本。有社企則構思共享工廠,助廠商小規模生產高價值產品,為回流香港試水溫。

本地時裝品牌ad-lib過去奉行本地設計,內地代工生產的模式,其創辦人陳志山半年前毅然將生產線回流香港,公司約四千呎的辦公室,一半位置改裝成臨時生產廠房,包括辦房、車縫及印花機,目前已有香港製造的T恤、帆布袋及手提袋出售。他形容,將生產線遷回港,是為了重拾靈活性,回應網購時代。

「多款少量」迎合網購模式

陳志山解釋,傳統時裝業會預先設計來季的服裝,交由代工廠大量生產,再在門市出售,生產成本壓得愈低愈好,但近年門市生意跌勢明顯,年輕人逐漸習慣網購,他於是嘗試「多款少量」,增加網店貨物種類吸客。然而,內地廠房成為陳志山轉型的阻力。他指出,過去本地設計師完成設計後,須交內地廠房製作樣辦,來回需時兩周,加上其公司定單不算多,代工廠未必積極配合要求。自從將辦房遷回港後,設計師可即日製作樣辦,「新設計的T恤一次過可做十種顏色的樣辦,放在網上出售看反應,最後僅大量生產最受歡迎的三種顏色,放在門市出售。」

ad-lib創辦人陳志山今年初回流香港設自動化生產綫,加快產品設計速度。 陳浩元攝
ad-lib創辦人陳志山今年初回流香港設自動化生產綫,加快產品設計速度。 陳浩元攝

ad-lib最近更在網店推出預購產品,客人能享有優惠價,條件是貨物須待兩至三周才送到府上,陳志山認為,這做法變相解決時裝業需大量倉存的成本,「在內地生產成本當然便宜,但我現在既省了倉租,更贏了效率及速度。今年大時裝品牌因滯銷囤積大量貨物,要割價出售,新銷售方式可避過危機。」

推預購產品省倉租贏效率

ad-lib目前在港的生產工序依賴人手,以印花工序為例,工人須逐件衣服放入印花機,每日只能製作三百件。陳志山表示,已額外租用四千呎廠房擴充,將引入自動化機器,預計今年底,同樣人手可處理過千件產品,整個生產線建立成本約三百萬元。

事實上,不少香港品牌亦打算回流小規模生產,卻苦無廠房空間。合廠創辦人魏華星兩年前將社企結合工業,以共享工廠形式,重啟香港製造。他以雅蘭牀褥為例,當時該公司有意回流生產高價值產品,得悉合廠動用婦女勞動力及手藝,便將縫衣及勾線技術帶回港,生產本地製造的被套。

魏華星認為,香港再工業化不一定要以機械取替人手,「日本、意大利等國家不再只追求量產,而是看重手藝。我相信以社企方式動用社區資源,以及每個香港製造產品的背後故事,有助吸引品牌揀選香港製造的產品。」森寶科技共同創辦人高偉燁認同,與本地社企合作小規模生產,除可將科研商品化,更凸顯本地科研的獨特性。

李錦雄認為,唯有製造自家研發的產品才有望與內地競爭。 梁譽東攝
李錦雄認為,唯有製造自家研發的產品才有望與內地競爭。 梁譽東攝

自家研發產品方能突圍

ad-lib的市場以香港人為主,廠房回流後的靈活性有助其穩住本地生意。以海外市場為主的港商則認為,香港製造的出口產品,唯有走高科技及高增值路線才有出口路。

高端石英儀器生產商科研集團,在香港及惠州均有廠房,集團行政總裁李錦雄表示,公司曾以內地生產為主,但十多年前,其自家研發產品的核心技術被盜後,他便將高科技研發產品遷回香港生產,目前內地廠房則主力生產中低檔次產品。

李錦雄指出,縱然內地人手成本連年上升,香港設廠的整體成本仍較高,加上中美貿易戰令電子產品需求下跌,內地廠商不惜賤價接單,如港商單靠生產傳統產品,經營環境將相當困難,唯有擁有自家研發產品才有希望。

科研集團預計明年底推出可應用於無人駕駛系統的高穩頻率同步器,能將誤差收窄至納秒(即十億分之一秒)。李錦雄表示,相關技術屬世界前列,產品不愁買家,加上生產程序全自動化,機器佔地空間小,適合空間不足的香港。

不過,李錦雄指出,產品研發過程歷時逾四年,「商品壽命取決於產品出售後,對手要花多少時間追上你的技術,如果研發時間僅一兩年,可以預計對手一年內便可推出差不多的產品。」他認為,港府提供的研究資助年期大多只有兩年,未能切合業界實際需要。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每日雜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