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如心給了陳振聰金錢,令他可和妻子細屋搬大屋。
龔如心給了陳振聰金錢,令他可和妻子細屋搬大屋。

陳振聰在「聰心說」憶述他初認識如心後,每天夜出晚歸去華懋集團會見如心,他的新婚妻子妙清自然有所懷疑,有天傍晚當他如常出門去華懋總部時,妙清忽然叫住他說:「很趕時間嗎,我也想去新城市廣場,你順便載我吧」,這時候妙清已進入電梯,陳振聰尾隨被電梯門撞到他雙臂,陳振聰即抱怨對妙清說:「你按住電梯門嘛,差點夾死我了」,妙清未有即時回應,只顧撥弄自己的頭髮,然後說:「電梯有安全門,那有這麼容易夾死,難道你沒有其他說話跟我說,講這些廢話。」

妙清坐上車對陳振聰說:「不如你陪我去新城市廣場吧,我想買多些食物」,陳振聰想了數秒回應:「好呀,如果太重,我送你回家,再出去啦」,此時,陳振聰腰間的傳呼機不停震動,妙清着他快用手機回覆,但振聰表示沒有手機,妙清即問:「手機對你這麼重要,為何沒有了,送了給誰」,陳振聰想起前一晚手機遺留在如心的家裏。



陳振聰下車便在商場的食店借用電話,電話接通,如心追問:「出了門嗎,都下了班,人都走光了」,陳振聰表示「我想遲一點點到,好不好」,如心說:「遲到多少,你那邊很吵,跟她(妙清)正在約會嗎」,「不是呀,現在在商場買日用品,可能有點重,我說會送她回家後才過來,好不好呀,九點到」。如心答「九點,不如十點了」,陳振聰說:「你不開心嗎,九點可以到」,如心着對方「不要囉嗦了,十點啦」。

陳振聰跟著妙清進入超市購買食物時,妙清忽然看了振聰一眼,並在手推車內拿起一罐頭說:「我們的家有狗嗎」,振聰呆了一刻,腦海中浮現如心按着威威的頭(如心飼養狼狗的名字),然後說「沒有狗呀」,妙清指「那你買狗糧自己吃嗎」,振聰只好笑稱「哦,這些是狗糧嗎,包裝好精美呀」,此時,妙清突然問,「她有養狗嗎,也是,那麼大的房子,多數有養狗的,甚麼狗,一定是好大隻那種,拖着一隻大狗出去好威風啊。」振聰沒有回應,反然拿起一大盒的狗糧放進手推車內。

當振聰抵達收銀處時問,「不是你付錢嗎,超市購物,說好入你的帳」,妙清反駁稱「我為甚麼要買狗糧呀」,陳振聰沒有回應,立即把錢給了收銀員。陳振聰提議一起在商場晚飯,妙清沒有說話,振聰只好尾隨,直至妙清在必勝客門外,振聰卻建議去酒店晚飯,或者去他所愛的店吃的牛肉粉,妙清說:「必勝客夠快,你不是很趕時間嗎」。

二人點了食物後,妙清提醒陳振聰說:「你的傳呼機好震,可以用來做腰部按摩了」,振聰笑說:「那你一有空就給我按摩啦」,妙清頭也不回便去洗手間。原來如心用振聰遺下的手機傳呼他,振聰覆電即問如心在那裏,如心笑嘻嘻地說:「在車裏,你都要遲來,我就出去吃飯囉」,振聰再追問「你一個人啊」,如心表示「司機載我去,放心啦,你來之前,我差不多回家了。」

之後妙清問振聰,「有事嗎,神不守舍」,振聰反問「沒有啊,怎麼你這樣問」,妙清像機械人地說:「就是心不在焉,現在你好像吃飯都吃不下的樣子。」之後陳振聰駕車送妙清返家,正當車輛駛入屋苑的停車場時,妙清突拍一拍陳振聰的大腿說:「放我在這裏,我自己上樓,你走吧。」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