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太空艙」確診者和接受隔離人士,被逼停工後經濟拮据。
有「太空艙」確診者和接受隔離人士,被逼停工後經濟拮据。

疫情下不少基層市民失業或開工不足,當中有「太空艙」確診者和接受隔離人士,被逼停工後經濟拮据。有社工認為,政府應設立援助金資助有關人士,長遠要增加公屋供應,讓不適切住房的居民及早「上樓」。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胡加沂表示,該會今年八月訪問逾三百三十名基層市民,發現約兩成人疫情下失業,部分人失業半年或以上,另有六成人開工不足,只好節衣縮食,甚至拖欠租金,建議政府設立失業援助金。

胡續稱,不少群居一室的基層市民,因疫情下難以保持社交距離感到憂慮,希望政府從根源解決不適切住房問題,包括實施租金管制及增加公屋供應。

六成人開工不足

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惡劣居所部外展主任李善珩補充,不少基層人士手停口停,若因確診入院或進入「隔離營」被逼停工,當局應在他們康復出院或完成檢疫之際提供經濟援助。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胡加沂。
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胡加沂。

另外,居於深水埗福華街一百三十五至一百三十七號「疫廈」劏房住戶批評,該大廈先後有五人確診,但當局防疫工作欠佳,僅派清潔工人清洗走廊和梯間一次,也未安排居民檢測。

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務會委員陳恒鑌指出,同一唐樓有五宗確診個案,消毒一次未必足夠,加上不少唐樓沒有成立業主立案法團,故此衞生防護中心應每次派員進行消毒,並深入研究病毒是否已在大廈傳播。

對於被指防疫馬虎,衞生署發言人回應,衞生防護中心接獲有關確診個案的通報後,已即時展開流行病學調查和聯絡管業處,並建議在大廈公共地方進行環境清潔消毒,亦聯絡食環署在今年八月進行一次性環境清潔消毒。至於沒為「疫廈」住戶檢測,發言人說會按照風險評估,向風險較高的群組派發樣本瓶進行檢測。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