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教授獲歐洲腫瘤學會(ESMO)頒發「終身成就獎」,是首名獲此獎項的華人。
莫教授獲歐洲腫瘤學會(ESMO)頒發「終身成就獎」,是首名獲此獎項的華人。

國際肺癌權威莫樹錦教授致力研究改進肺癌治療,在腫瘤學領域上作出重大貢獻,並獲「腫瘤學巨人」稱譽。醫途上,莫教授以生命影響生命,以正面的人生態度去影響病人,進一步為病患解決問題,最終目標是要對付肺癌。

中大醫學院腫瘤學系系主任兼李樹芬醫學基金腫瘤學教授莫樹錦,近日獲國際著名腫瘤學多媒體資源平台OncLive譽為「腫瘤學巨人」(Giant of Cancer Care),表揚他在肺癌研究及治療上的卓越領導及貢獻,為全球癌症治療帶來革命性改變。莫教授是首批獲此國際殊榮的亞洲專家,更是第一位來自歐美學府以外的得獎學者。莫教授多項研究成果一直處於世界領先地位,扭轉了肺癌治療的方向,訂定了全球肺癌治療的新準則。今年他更領導全球首個利用人體基因編輯技術,作為晚期肺癌治療方案的第一期臨牀試驗,確認CRISPR基因編輯技術進行相關操作的安全性及可行性。

對於獲得「腫瘤學巨人」榮譽,莫教授深感光榮,亦感激一同努力的研究人員無私付出及支持。「這個獎是個名稱,而背後意義是一個認受,過往研究得到國際上認可,最重要是可幫助病人。回想1996年最初返香港,當時肺癌病人的治療好簡單,後期肺癌只得化療選擇,化療失敗後選擇另一化療,之後便沒甚選擇,而生存時間平均一年以下。到2020年有很多不同選擇,第一步會看肺癌病人有否驅動基因,總共有超過八、九種不同驅動基因可以去搵,搵到便可做標靶治療大幅度幫助病人。至於沒有驅動基因的病人,便要看他們有沒有PDr1的表達,如有我們可考慮用免疫治療。」莫教授表示在短短二十年內將沒甚治療選擇的病症,變為個體化治療的情況,病人生存得以延長。

望年輕醫生登國際舞台

「今次最主要是我是東南亞第一個代表,意味着東南亞、中國對國際研究上的影響日漸加深。我有幸行第一步,希望將來的年輕醫生和研究員繼續在國際舞台上發揮他們的功力。」莫教授96年返港加入中大醫學院,他表示翌年便開始與內地合作研究,廣東省人民醫院的吳一龍教授是其最佳合作夥伴,共同刊登過很多文獻。莫教授指中國在肺癌研究上做得相當之好,他與吳教授的共同目標是希望年輕一代研究員繼續上位,因他們始終會有退下來的一日,希望退下來之前有年輕醫生能夠登上國際舞台。

莫教授獲獎無數,研究道路上遇過的困難亦同樣多,他都視為很好的人生經歷。
莫教授獲獎無數,研究道路上遇過的困難亦同樣多,他都視為很好的人生經歷。


給病人最好的治療是醫生職責,莫教授在肺癌研究上作重大突破,他於2009年發表IPASS研究(IRESSA Pan-Asia Study),以亞洲的非吸煙肺腺癌患者為研究對象,是全球首項研究證實帶有EGFR基因變異的肺癌病人接受標靶治療的效果較化療優勝,正式確立標靶治療為EGFR基因變異肺癌的一線治療方案。莫教授又於2014年證實標靶治療較傳統化療更有效治療ALK陽性肺癌的晚期肺癌患者。醫生會針對不同的基因變異為病人度身訂造治療方案,選擇用藥,實踐「個人化治療」的概念,讓肺癌患者活得更好及更長時間。「做研究只得一個目的,就是對付肺癌,最終希望能夠控制、殲滅,令病人不需要死於肺癌,或者延長癌症患者的壽命。我們藉着對基因深入的了解,希望能夠找到良好的藥方對付病症。」

莫教授從《新英倫醫學雜誌》的一篇文章,看到美國過往多年肺癌死亡人數每年下降百分之三,他相信是個體化治療帶出的好處。「我們的工作能夠減少死亡率,作為在東南亞、香港中文大學研究者能夠參與其中是我的榮幸,得到國際認受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

首位華人獲「終身成就」

從醫以來獲獎無數,莫教授前年獲歐洲腫瘤學會(ESMO)頒發「終身成就獎」,更是首名獲此獎項的華人。莫教授亦於人民大會堂獲頒2017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對研究團隊莫大鼓舞。在研究過程中面對不少困難,莫教授與研究團隊將困難一一克服,「研究一定是困難,有研究構思之後,怎樣將構思去實踐,以致最後成功,這條路是很長。需要人力、其他研究員認受、資金資助和繁複的手續才能夠將研究成事,過程中有笑有淚,是好好的一個人生經歷。」

行醫多年,莫教授面對病人徘徊生死之間,他以正面人生態度去影響病人。「行醫最緊要的一件事,是怎樣能夠去用生命影響生命,行醫並非只是一個工作那麼簡單,不只在於有病開藥,應該要更進深一部步幫病人解決問題,我們是problem solver,希望每個醫護都能夠做到這一點。幫人解決問題就要練好自己武功,有了知識和溝通技巧方面的武功,才能順利幫人解決問題,這是我一向對病人的一種態度。」莫教授相信醫生自己的人生態度是可以影響病人,「正面的人生態度能夠正面去影響病人,我相信一個開心的醫生能夠令病人開心, 一個愁眉苦臉的醫生會令病人愁眉苦臉。 踏上醫途,就應該將正面和開心帶給病人。」

「登六」更要花時間保養

從修讀醫科開始,莫教授一步一步達成目標,醫生、醫學專家、教授、肺癌權威一一當上了,今年「登六」,60歲的莫教授可有目標想達成?他笑着說:「仲未死。60歲都仲未死是要珍惜,的而且確知道身體的狀態會向下坡走,就要花多少少時間去保養。後生的時候不會覺得身體會衰退,覺得健康是理所當然,踏入60歲身體會有訊號告知你會走下坡要錫住,所以要聽聽身體的訊號,多做運動,我主要跑步和健身,都會打高爾夫球作娛樂。」

莫教授獲「腫瘤學巨人」榮譽,尤其感激一同努力的團隊研究人員無私付出及支持。
莫教授獲「腫瘤學巨人」榮譽,尤其感激一同努力的團隊研究人員無私付出及支持。


研究工作無止境,莫教授非常熱愛他的工作,曾在某專欄上寫過「寧死不退」,他笑笑道「這只是寫文章的言句,我意思是說工作對我來說又不是太過工作,工作對我來說也是娛樂,看病人、研究、講書也是我喜歡做的事,既然是自己喜歡做的事,別人又想你做,為甚麼要停下來呢……是否一個數字因此要停下來?我覺得未必,只是不同層次做不同的事。」

莫教授醫術高明,文筆同樣厲害,先後已推出八本書,文章內容令人有所啟發。「如果十五年前問我是沒甚可能……我在香港聖士提反讀書,是英文學校,當時中文成績我只得60分,中四就去了加拿大,沒接觸中文二十年, 唯一接觸中文就是金庸武俠小說。返來香港也全是英文,所有醫療紀錄都用英文寫,直到06年某報跟我做關於研究的訪問,並邀請我寫專欄,我就試試寫兩篇給他們,第一篇是《醫生會哭》,亦是我第一本書名,至今已寫了十四年。初時是有點困難,好彩的是當時霑叔(黃霑)是我的病人,有時請教他幾句,他亦給我貼士。漸漸發覺寫作的好處是更加留意身邊事物,將點滴用自己思緒寫下來。」

撰文∣張穎芝
攝影∣譚志光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