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客抱持過客心態,地上有蟑螂死去逾一日無人清理。 李殷攝
住客抱持過客心態,地上有蟑螂死去逾一日無人清理。 李殷攝

同居一室的「太空人」,普遍欠缺防疫意識, 眾人進出共用廚廁拒戴口罩,外出折返亦沒有消毒或洗手,地上蟑螂死去逾一日無人清理,亦不時共吃飯盒或抽煙,咳嗽聲音更此起彼落,或將出現「太空艙」染疫群組。

或將現「太空艙」染疫群組

放置於狹窄及密封窗戶單位內的二十個「太空艙」,分為上下兩層並排而列,經一部冷氣機和二十條喉管供應涼風,但疑因冷氣機隔塵網和管道長時間沒有清潔,導致全屋瀰漫一股怪味,若有住客成為感染者,病毒更容易迅速擴散。

住客的防疫意識亦欠奉,大部分人返回該單位後,均將口罩扔在沒有蓋子的垃圾桶,亦沒有消毒或洗手,亦有人不洗澡便入睡,出入共用廚房及洗手間之際,均未有戴上口罩,當中一名在「共享空間」吸煙的男住客表示,返家仍戴口罩太壓抑,寧可染疫也不欲「封口」。

住客通常在「共享空間」吃飯盒,部分人更一起用膳或抽煙,不時傳出咳嗽聲音,隨時因飛沬四散播毒;洗手間唯一打開了的窗戶,則面對骯髒的後巷位置,房東在玻璃窗上貼上提防老鼠爬入的告示,呼籲住客不要打開,但一直無人關上,住客或因此會感染鼠疫。

記者某天在「飯堂」地面,發現一隻大蟑螂屍體,「阿欣」說早已看見,翌日房東登門倒垃圾時自會打掃,「如果我搞衞生,要向大家收清潔費!」

記者入住某天,適逢連場暴雨,「共享空間」頂部的冷氣機喉管多處漏水,多名住客發現地面濕滑未有理會,吃飯或抽煙後連忙返「艙」休息,後來有一名年長住客看不過眼,以地拖清理部分積水。

暴雨下多處漏水 住客懶理返艙睡

防疫和衞生欠佳之餘,亦有噪音滋擾,多名男住客在「共享空間」看電視時,經常將音量調高,導致現場十分吵耳,在該處特價牀位入睡的「九十後」女子,某天凌晨近一時因難以入睡,一言不發調低電視機聲音,之後鑽入被窩,在場兩名男住客亦未有發言,繼續呆看電視,相信是為了避免爭執。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

放置於狹窄及密封窗戶單位內的二十個「太空艙」。 李殷攝
放置於狹窄及密封窗戶單位內的二十個「太空艙」。 李殷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