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同佳料快將離開安全屋。資料圖片
陳同佳料快將離開安全屋。資料圖片

台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快將出獄滿一年,被害者潘曉穎的母親,昨天到政府總部向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發公開信,又要求陳同佳在周五出獄滿一年之前,到台灣投案自首。潘媽媽痛失愛女,急於要為女兒枉死尋個公道,這樣的心情誰也明白。可是,潘媽媽昨天的行動,卻是對錯焦點。

陳同佳未能到台灣投案,現在的阻力完全在台灣身上,是台灣拒絕向陳同佳發出入台證,換句話說,現在是台灣「放生」陳同佳,潘媽媽若希望女兒沉冤得雪,應該懇求台灣當局容許陳同佳赴台;港府並無阻止陳赴台,向港府施壓完全無濟於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已經承諾,若然陳同佳可以赴台,港府即會通過兩地警方聯繫管道,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向台灣警方提供協助。但台灣民進黨政府借今次案件要求港府提供司法互助,卻是離題萬丈,民進黨政府其實亦知其要求不可能達到,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提出的條件,基本上就是向陳同佳赴台「說不」。

前老師背後「教路」潘媽媽

潘媽媽為了枉死的女兒,先是向民建聯和特首林鄭月娥尋求協助,結果搞出一個修例風波。現在潘媽媽在政治上採取一百八十度轉變,她又怎可能逼到港府為了一個陳同佳,與台灣搞司法互助呢?昨天,潘媽媽見記者時,有一位女士在背後「教路」。據悉,這位女士原是潘曉穎母校聖士提反書院附屬小學的老師,後來在不愉快情況下離開學校,她曾為潘曉穎補習,並因此與潘媽媽稔熟。但這位前老師是否有足夠政治經驗,提供到合乎潘媽媽利益和意願的意見,實在見仁見智。

潘媽媽多次質疑港府向陳同佳提供安全屋,她以為這是港府對陳同佳提供保護,可是,她不明白,陳同佳住安全屋,亦是限制了他的自由,是一種變相監禁,同時亦是防止陳同佳改變赴台意願的方法。現在陳同佳出獄快滿一年,台灣又已拒絕向他發出簽證,赴台無期,警方亦不可能無了期要陳同佳住在安全屋。據聞,當局已開始安排讓陳同佳離開安全屋的計畫,預計在未來一、兩個月就會離開,屆時陳同佳變成一個真正的自由人,這又是否潘媽媽所樂見的呢?

若從潘媽媽的利益出發,現在要做的,是懇請台灣當局不要再操弄政治,容許陳同佳赴台受審,這對潘媽媽,希望贖罪的陳同佳都是一種解脫。潘媽媽多次威脅不為陳同佳寫求情信,她就不明白,現在台灣根本不打算審理這案件,她的求情信對陳同佳又有何用呢?潘媽媽若不對準焦點,相信更多施壓都無濟於事。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