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因疫情需在家工作,連帶衍生多項勞工福利保障問題。
打工仔因疫情需在家工作,連帶衍生多項勞工福利保障問題。

在家工作(WFH)成為打工仔的新常態,但職場轉移到家居已衍生不少勞工福利保障問題。有人事顧問直言,有企業提出扣減在家辦公的員工年假、為每日工時設限,甚至因而向員工以折扣支薪。「在家工傷」也成為彈性上班安排下出現的新問題,如員工發生非原來工作性質的煮食意外,隨時不獲勞保保障,有保險公司因而推出在家工作保險,將企業員工的心理、生理保障納入考慮範圍。另有律師指,在家工作令工時界線變得模糊,不排除基層員工會受到剝削,勞工法例急須作出修訂。 記者 李卓穎 林紫晴

疫情肆虐全球逾半年,各地企業均推行在家工作,以減低員工外出染疫風險,惟辦公地點由公司轉成員工家居,有人事顧問反映「在家工傷」會否受勞保保障,成為勞資雙方的爭拗點。

凝資專業顧問公司企業人事培訓顧問何珮琪直言,外國多年前已推行在家工作,着重員工準時「交貨」,不太理會其工作時間分配,惟香港的工作文化不一樣,據她了解,大部分華資及本地公司都不認同在家工作的模式,「僱主認為在家工作影響僱員工作效率,亦因員工不在公司難以評估其工作效率。」

在家煮食弄傷不獲賠償

隨着第三波疫情爆發,愈來愈多港企實施彈性上班安排,何珮琪近月不時舉辦人事顧問網上研討會,經常接獲其他企業人事部職員的查詢,大多關注在家工作可否扣減員工年假、設定每天工作時間及時數等。她不諱言,部分國際公司及來港上市的內地企業為推行在家工作,一度向員工以折扣支薪,「有些公司因員工不用乘車來回上班,只支付七至八成工資;有些公司原為五天工作,卻只發放四天薪金,並扣除員工一天年假。」

「在家工傷」亦成為彈性上班新常態下的勞資爭拗,何珮琪表示,在家工作於短期內推行,不少公司均未有更新在家工作下的勞工保障安排,故曾有企業員工在家工作期間煮食弄傷,惟因煮食不屬原本的工作性質,而不獲勞保補償。

一般勞保只涵蓋辦公室

律師何升偉認同,在家工作衍生不少法律及權責問題,除了家居意外未必受到勞保保障,一般僱員的勞工保險只於辦公室內生效,住家並非保險所涵蓋範圍,若僱主未有加強保障便等同置僱員於危機之中,「出事後員工沒保障,更何況我們見過香港有不少公司,實際沒買齊全部員工的勞保,打工仔卻無從得知自己的勞保安排。」

由於大部分勞保未必涵蓋在家工作的情況,故有保險公司近月推出專為在家工作而設的保險產品。安達保險港澳台地區總裁王俊建直言,在家工作新常態下,大部分人的工作模式不如以往,惟現有勞保對此的索償仍欠清晰,「若僱員在家工作時煮食受傷,相比起在公司受傷,較難提供證明,故難保公司懷疑其受傷原因。」

王俊建表示,疫情前各行業從未經歷長時間在家工作情況,故更多僱主擔心員工在家工作時,一旦發生意外或事故,將增加負上不必要責任的風險,「在家工作保險特別加入僱員心理、生理保障,如僱員在家工作期間,有需要約見心理醫生或物理治療師,便可索償。」他相信,在家工作保險可填補現有勞保及公司醫保的縫隙,為推行在家工作的中小企提供額外保障。

家居電腦資料外泄或拒賠

在家工作亦增加企業客戶資料外泄的風險,何升偉表示,網絡保安相關的保險只會在企業做足妥善防護工作,即防毒軟件、防火牆都沒有任何漏洞的情況下,才會因應黑客入侵事件所引起的失誤作理賠。他表示,假如資料從企業員工的家居電腦外泄,保險公司有機會拒絕賠償,「防毒做到足都遇上黑客是意外,但問題出自員工電腦上,那家公司要自行為外泄問題賠大錢。」

保險理賠問題以外,何升偉稱,僱員在家工作會令下班時間界線變得模糊及難以驗證,基層同事工時有機會延長,但收入卻無法達到最低工資的水平,與此同時,一旦僱員遭到解僱,更可能無法取回應得工資及相應勞工保障,「在家工作這種新工作模式有許多法例問題有待解決,現時有不少範疇傾斜在老闆方面,員工隨時會受到剝削,必須更新修訂條例。」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