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張國英(左)及李姓證人(右)。
被告張國英(左)及李姓證人(右)。

年近九旬的長洲退休老翁不堪鄰居唐狗的吠叫聲滋擾,聲稱「唔想隻狗咁嘈,想俾啲藥佢食」,將六粒止痛藥塞在兩條芝士腸內餵食。鄰居剛好回家發現,制止竉物食用。老翁否認一項企圖殘酷對待動物罪,今在東區裁判法院受審。辯方不爭議被告曾作出上述舉動,但強調他並無意圖令狗隻受痛苦。

李姓女狗主供稱,去年11月20日晚上近七時,她回家時見到被告張國英(69歲)在她家花園外「好快伸手入圍欄擺咗啲嘢入去」,當時她伺養的唐狗「Happy」在花園裡。李加快腳步趨前看,始知被告放了兩條芝士腸,其母親拆開芝士腸,發現每條均塞了三粒不知明藥丸。李對此感到生氣,報警處理。

被告自辯時直認涉案藥丸是他用來舒緩痛風的止痛藥「克痛」,服用後容易產生疲倦。他又指,「Happy」自去年初「開始嘈得比較犀利,總之有人行過就嘈」,跟李的母親反映過情況也沒改善。

事發當日「Happy」由早上6時至9時不停吠叫,甚至驚動鄰居前去查看。被告眼見「呢隻嘢咁鬼燥狂」,「自己食咗啲藥感覺到疲倦喎,俾佢試啦吓睇吓會唔會有一樣後果呢」,遂作出案發舉動。

根據承認事實,專家指出狗隻服用涉案劑量的含阿士匹靈及咖啡因藥物,可引致抑鬱、焦慮、嘔吐、食慾不振、腹瀉、呼吸加速、抽畜等症狀,嚴重更會引起高血壓、心律不正、昏迷,甚至死亡。被告承認案發時沒有留意劑量及可能後果,「呢啲係專業知識」「一定唔知啦,如果知嘅我都唔夠膽食啦」,又表示若知道後果便不會這樣做。

控方質疑,被告平時服用劑量不過一至兩粒,他故意餵食6粒給體積比他細小的狗隻,是要令牠受到傷害。被告否認,強調「我食嘅感覺係攰嘅啫」「我憑一時主觀感覺,唔係咁專業計㗎嘛。如果我有心,俾別嘌醇(印有毒藥標誌的痛風藥)佢食啦」。

案件今早審結,將在下月5日裁決。

法庭記者:張旭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