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黃曉蘭為長女整理衣裳,盡顯母愛。
單親媽媽黃曉蘭為長女整理衣裳,盡顯母愛。

「一度想過自殺跟隨亡夫,但想到還有兩名女兒,不忍心拋棄她們……」昔日一名廣東「打工妹」,與香港廠商相戀成婚,育有兩名可愛女兒,讓人欣羨不已,豈料霉運驟然而至,丈夫生意失敗後證實罹患肝癌,短短兩個月猝然辭世,為了照顧女兒來港定居,棲身狹小劏房省吃儉用,近期更因五名鄰居確診新冠肺炎,終日活在惶恐當中,「但願愛女健康成長,別無所求!」

獨力照顧十三歲長女和五歲幼女的三十五歲單親媽媽黃曉蘭,日前在深水埗福華街一百三十五號「疫廈」劏房內,翻看亡夫生前拍攝的照片,不時笑逐顏開:「老公以前很肥,後來染病變瘦」,長女聞言立即反駁:「不要亂說,爸爸最靚仔!」曉蘭連忙點頭稱是。

嫁港廠商好景不常 夫癌病逝

擱下相簿,喝口熱茶,曉蘭讓兩名女兒擠於牀上玩耍,細述往日歡樂和當下痛苦。她透露,自幼在廣東湛江貧困家庭成長,因父母重男輕女,小學畢業後被逼輟學,當上童工供養胞弟讀書,「十五歲前往工廠上班,出發前很害怕,不斷哭泣」,隨後克服恐懼努力工作,及至○五年在東莞認識一名在當地開設工廠的港商,其後在內地結婚,先後誕下兩名女兒,生活愜意,其後丈夫生意失敗,債務沉重,無奈轉職中港司機,但無阻夫婦恩愛,「丈夫知道我喜歡藍色玫瑰,經常送贈給我驚喜!」

縱使家道中落,一家四口仍然愉快,但曉蘭說好景不常,丈夫一六年十一月開始出現病痛,內地醫生判斷為膽囊炎,惟藥石罔效,翌年三月返港求醫,證實罹患末期肝癌,她隨即來港照顧丈夫,沒料兩個月後身亡,家翁亦於同年十二月病逝,其居住的公屋單位被房屋署收回。

領綜援住劏房 炎夏不開冷氣

飽受喪夫打擊的曉蘭,當刻有意尋死,與亡夫在陰間相會,但想到兩名年幼女兒孤苦無依,決定振作起來,打算一家長居內地,未幾發現在港出生的女兒,在內地上學須支付高昂學費,於是申請移居本港,其間安排女兒申請綜援和入學,並暫住香港友人家中,約三年前獲發單程證後,隨即租住深水埗北河街一個劏房單位,居住約一年後因鼠患嚴重,於是搬往現時居住的劏房。

由於女兒尚未成年,曉蘭沒法外出工作,一家三口唯有依靠約一萬二千元的綜援過活,扣除每月四千九百元的房租後所剩無幾,幸有朋友相贈舊傢俬及電器,平日為了節省開支,炎夏也不敢開啟房東提供的冷氣機,「只開風扇,每月電費也要六百元,負擔不起!」生活困苦,加上對亡夫的思念,曉蘭內心鬱結導致長期失眠,除了要服用中藥調理,偶爾會飲用朋友相贈的紅酒才能入睡。

女兒孝順 送塑膠蘭花賀生日

日子難過,但總要過,曉蘭說慶幸就讀小學六年級的長女十分孝順,不時協助洗米煮飯,尚未明白父親已經病逝的幼女亦很乖巧,讓她感到安慰。記者舉目察看牆壁上多張家庭合照,以及三母女農曆新年期間以開心果殼製作的裝飾品,顯見母慈女孝,此刻曉蘭特意介紹身旁一盆長女贈送給她、作為生日禮物的塑膠蘭花,又盛讚對方冰雪聰明:「她知道爸爸喜歡送花,所以跟隨;選擇塑膠花,是方便保存;挑選蘭花,是因為我的姓名有『蘭』!」

女兒健康成長,早日獲批「上樓」入住公屋,外出工作自食其力,是曉蘭的下半生目標,但近期居住的唐樓接連有五名鄰居確診新冠肺炎,當中包括七歲小孩,讓她終日憂心女兒染疫,失眠情況又再加劇,唯有借酒澆愁,夜深半醉之時祈盼女兒安康,已不敢再有其他奢望。曉蘭的內心焦慮,或許只是基層單親媽媽困苦處境的冰山一角。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