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傍晚在電台節目被問到實施強制檢測,會否影響醫患關係。他說,只要醫生與患者解釋清楚,不會有影響,及早檢測對自己、家人及社會都是好事。

袁國勇說,港人願帶口罩,因此不像紐約有五分一人感染這麼嚴重,但在邊境及高危點控制方面亦有漏洞,見到不少食肆及酒吧,無完全遵守政府規定,因此緊張要找出隱性感染個案,唯一方法就是做檢測。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袁國勇認同新冠病毒嚴重,應強制檢測。資料圖片
袁國勇認同新冠病毒嚴重,應強制檢測。資料圖片


袁國勇較早時提到,本港仍有零星新冠病毒本地確診個案,反映社區隱性傳播鏈未斷,支持政府立法強制有病徵的人接受檢測。袁國勇舉例,所有醫生只要懷疑、不用確定病人有肺結核,一定要向衞生署通報,但並沒有影響醫患關係,因為大家都知道肺結核是嚴重的病。香港過去9個月已經有5000多宗新冠肺炎、百多人死亡,死亡率不低於肺結核很多,認為社會應該強制通報然後測試。

袁國勇認為,在防疫檢測上,應將資源分配在有病徵患者上,尤其是私家醫生方面。他認為,政府在檢測流程上應作改善,例如患者可在私家醫生診所或醫管局門診取樽後,到戶外空曠地方吐深喉唾液,即時交回醫生,由醫生轉送化驗所;改用較闊的樣本樽,方便使用。

袁國勇認同新冠病毒嚴重,應強制檢測。資料圖片
袁國勇認同新冠病毒嚴重,應強制檢測。資料圖片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
市民晚上在蘭桂坊消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