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指行動只為奪回二號橋。資料圖片
警員指行動只為奪回二號橋。資料圖片

去年爆發的「中大風暴」,示威者將事件形容為「中大保衞戰」,但有參與當日行動的前線警員表示,行動指令一直是驅散佔據二號橋的示威者恢復交通,「事實擺在眼前,警方無『進攻』校園,『保衞戰』是假新聞!」他又還原當日中大校長段崇智中催淚彈時序,指造成段崇智吸入催淚煙的元兇,是其身後手持汽油彈的示威者,「警方無意侮辱校長」。

「從沒打算攻佔校園」

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去年於將軍澳衝突現場附近墮樓重傷,四日後離世,觸發堵塞交通的「黎明行動」。示威者十一月十一日清晨從中大二號橋投擲大量雜物和汽油彈,到東鐵線路軌和吐露港公路,又堵塞校園相鄰的大埔公路,導致交通大癱瘓,警方趕至發射防暴槍,採取驅散行動,結果遭遇示威者激烈反抗,以傘陣抵擋及投擲汽油彈還擊。

【中大風暴】警:從沒打算攻佔校園 行動只為奪回二號橋

一名有參與行動的防暴警員憶述,示威者堵路期間,大批新界北市民難以前往港九各區上班,上級指令清晰,就是「掃蕩」二號橋恢復交通,從來沒打算「攻佔」中大,形容「中大保衞戰」只是「污衊警隊、美化暴徒的說法」。他又質疑中大校園多處損毀,絕大部分由示威者造成,「所謂『保衞者』,其實是破壞者!」

去年中大風暴其中一個令人印象深刻情境,是中大校長段崇智等校方代表走到對峙前線,嘗試與警方談判,但最後因吸入催淚煙不適撤離。身在現場的該名警員指,起因是段崇智身後,有示威者手持汽油彈,向警方投擲雜物,同袍只好發射催淚彈自衞,「校長吸催淚煙是他身後的人造成,警方無意侮辱校長!」

去年十一月十五日,示威者終開放吐露港公路恢復行車,校長段崇智譴責堵路,指校內多數示威者並非中大學生,要求所有外來人即時離開,「中大風暴」才告一段落。受訪警員憶述,當日示威者離去,警方未嚴密堵塞下山道路,主要冀相對和平結束亂局,其後才對違法者採取拘捕行動。最終警方在校內搜獲約三千九百枚汽油彈,又發現校內有危險品倉庫被人盜走近一百公升的濃硫酸和濃硝酸等。記者 陶法德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