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偉傑(小圖)供稱為周梓樂進行急救時他仍有呼吸。資料圖片
黎偉傑(小圖)供稱為周梓樂進行急救時他仍有呼吸。資料圖片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踏入第七天,死因庭今傳召曾事發時在尚德停車場內,為周梓樂急救的消防隊目作供。他憶述當時周梓樂仍有呼吸及手腳郁動,且口鼻有血,但頭部及身體沒有明顯創傷,頸椎沒有骨折,盆骨穩固,惟其血氧偏低、心跳不穩定。

駐守寶林消防局的消房隊目黎偉傑供稱,去年11月4日0時43分,他在消防局候命期間接到控制部通知,將軍澳尚德邨有自動報火警鐘響,可能有火警發生,遂與另外4名隊員登上細搶救車前往現場。黎當日是細搶救車主管,亦是先遣急救員。

消防局另有派出升降台消防車,由於有附近聚眾事件,兩車駕駛不同路線到場。當時「細搶」沿寶康路到達尚德,駛至唐明街時有路障擋路,黎於是命隊員下車搬開,讓細搶通過;惟到達唐明街與唐俊街交界後,又有示威者與防暴警對峙,尚德邨出入口位置被堵塞,黎遂命司機調頭停靠寶康路巴士站,再與隊員下車步行往尚德邨地面的消防控制室,事故主管及其隊員亦於約一分鐘後到達。由於控制室未能確定火警位置,事故主管遂指派隊員進入停車場搜索,黎與隊員黃康杰(音譯)負責二樓。

黎與黃乘搭升降機到達二樓後,先在低層搜索,見到市民急步「行嚟行去」,並嗅到催淚煙味,但不大影響;二人之後再沿斜路走至高層時,一名穿深色上衣、戴著口罩的男子跑近,向二人大叫「有人跌咗落樓啊!」,黎聞言隨即問:「喺邊度墮樓?發生咩事?位置喺邊度?」,男子未有回答,只用手指著二樓低層位置,黎及黃跟隨男子走到一車位後方,見到見到傷者周梓樂伏在行人路上,身旁及面部有血跡。

黎馬上御下呼吸輔助器及面罩,嘗試與傷者接觸。他問周:「先生,發生咩事?你叫咩名?」,周沒有回應,但黎見到他戴著的口罩有起伏,顯示他仍有呼吸,於是向事故主管匯報事件,並要求同事支援及安排救護車,又叫市民找義務急救員協助,以盡早獲得救援資源。

黎之後繼續照顧傷者。他先用電筒檢查周的頭部,發現沒有明顯爆裂或創傷,但口鼻有靜止血跡,頸椎沒有骨折或異樣;再剪開其背囊背帶,發現他的背部沒有異樣,故替他反身以助呼吸。黎續指,當時周的手腳有屈曲動作,但力度不大,亦不能溝通、眼神迷惘,他遂與黃保護他的頭和手腳以免他再度受傷,並慢慢將他靠到矮牆邊。

此時義務急救員及消防隊員到達,他向急救員借來剪刀剪開周的上衣,替他進行快速身體檢查。黎形容,檢查並「無發現」,因為周的身體並沒有傷口或瘀痕,盆骨穩固。黎的同袍為周套上頸圈及監察維生指數,發現他的血氧偏低、心跳不穩定,血壓則因周手部不停郁動而無法量度。

黎續指,等待救護車期間,一度有防暴警進入停車場二樓,他向防暴警表示:「我哋救援人」,便繼續工作,無聽到防暴有回應。及後救護車到達後,黎到地下接救護員到事發位置,並將傷者情況及接受過的檢查告知對方。

黎補充,他在二樓搜查期間,並無發現火警,但在靠近商場一端見到少量白煙及聞到催淚煙味,但靠近傷者一端則見不到白煙,亦沒有氣味。他又指,他在遇到市民求救前,沒有聽到不尋常聲音或遇到不尋常情況,也不見有人追遂或爭吵;當防暴進入停車場後,亦沒有阻礙或騷擾救援,或使用任何武力。

陪審員問黎,能否判斷周為何手腳郁動,其姿態似不似意圖想撐起身,黎表示不能判斷;黎又續補充,周當時自己郁動手腳「𨅝吓𨅝吓」移到矮牆邊,他及黃則被動地協助,保護他的手腳免再受傷。周在陪審員查問下又補充,周臉上的血跡似從口部流出,因為他的頭部沒有傷痕,他又形容,周當時屬於「無意識」狀態。

法庭記者:張旭珊

建立時間:11:31
更新時間:13:33

黃康杰。
黃康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