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隊目指在停車場三樓嗅到刺鼻氣味。
消防隊目指在停車場三樓嗅到刺鼻氣味。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踏入第8天,事發時到場的另一名細搶救車消防隊目出庭作供,指他在停車場3樓發現有消防喉轆被拉出,警報裝置被打爛,相信是火警警報的源頭,但未有發現起火,亦不確定消防喉有沒有被使用過,也不記得現場有沒有水漬。

消防隊目鄧智恒當日被指派往停車場三樓巡查,他乘搭升降機到達3樓,與隊員岑嶺峯 (音譯)兵分兩路,一左一右地搜索。鄧在車路盡頭近尚德商場位置,發現有消防喉轆被拉出十幾米,警報裝置被打爛,啟動了消防泵及自動火警警報,但未有發現起火,附近亦無可疑情況,只有一位市民路過。他表示「唔清楚點解會拉出嚟」,但判斷不是用來救火,並用通訊機將情況向主管「詹sir」匯報

鄧之後沿行車路走到二樓高層時,在停車場另一端見到岑,他示意岑到二樓低層與他會合,打算繼續巡查,但突然從通訊機得知二樓有傷者,他隨即走到二樓,發現隊目黎偉傑及隊員黃康杰正在搶救傷者,附近有市民聚集。當時傷者面部朝天,鼻、口及頭部「好多血」,他仍有呼吸脈搏,但神智不清,手腳無意識地郁動,對喚叫沒有反應。

鄧及岑馬上卸下裝備協助搶救。鄧向黎遞上一包萬用刀割去周梓樂的背囊背帶,不久後有人遞來一些敷料,他便協助清理血跡,以便檢查周的傷勢。鄧又協助調查周的下半身,但無發現有明顯傷勢,即沒有骨折、損傷或瘀傷等。未經有隊員攜同先遣急救工具前來支援,他們於是繼續照顧周,並等候救護車到場。

鄧又指,搶救期間他聽到有身穿記者反光背心的人,稱周是科大學生,著人通知科大。另外,當時曾有防暴警到場,但鄧專注於救援工作,故沒接觸過對方,只聽到黎說過「我哋救緊人」。

鄧又補充,他在停車場三樓嗅到「刺鼻嘅氣味,有少少眼乾」「可能係催淚煙」,但氣味不濃烈;當日亦沒有見到有人爭吵、警員使用武力或拘捕市民。

陪審團問到當時消防喉轆被拉出的狀態,鄧表示不確定有沒有射過水,也不記得水喉指向的方向,但當時喉管被拉直放在地上。陪審團又問鄧,根據他的憑經驗,有沒有人用消防喉撲熄催淚彈。鄧表示沒有遇過,裁判官隨即提醒,問題屬個人猜測,籲陪審員不要作個人揣測。

法庭記者:張旭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