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智恒 (左)及岑嶺峯(右)出庭作供。張旭珊攝
鄧智恒 (左)及岑嶺峯(右)出庭作供。張旭珊攝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踏入第8天,事發時另一名巡查停車場三樓的消防員出庭作供,當日他負責搜索靠近周梓樂墮樓位置附近,但沒留意停車場內的市民,亦不記得倒臥位置對上有沒有車輛停泊。

消防員岑嶺峯與隊目鄧智恒分頭後,負責巡靠近周梓樂墮樓位置一帶。他供稱,他沿路沒發現火警或警報裝置損壞,亦沒有看見任何人、聽到任何聽音或嗅到任何氣味,或其他可疑事件。

他之後步行往二樓高層,嘗試用通訊機與鄧聯絡,但接收訊號差,加上他有「有少少迷咗路」,遂繼續在二樓半巡查,沿途沒有發現火警或警報裝置損壞,亦沒有看見任何人。

未幾,岑成功透過通訊機與鄧聯繫,但訊號斷斷續,只聽到鄧指示他到二樓會合。岑沿斜路走到二樓低層,在行車路遇見主管詹德鵬及總隊目鄭樹榮,不久後有一名身穿深色上衣的市民前來求助,帶三人到周梓樂倒臥位置。

岑形容,當時周面部朝天,「成面都係血」,神智不清,發出微弱的「咿咿呀呀」聲,身體有郁動,但估計不是清醒狀態。隊目黎偉傑及隊員黃康杰正為他搶救。岑戴上手套,用義務急救員提供的敷料為周抹去血跡,以找出浸血位置,但敷料「一擺頭就全部都係血」,故找不到位置。由於得知周從高處墮下,便用儀器固定他的頸部,以防他頸椎受傷。岑補充,他在現場聽過市民或義務急救員提及,傷者是科大學生及「跌咗落嚟」。

岑又指,當時曾有防暴出現,但只是「望一望,好快就走咗,十零秒左右」,沒留意警員有沒有說話。 他在查問下又充補,他在現場沒有見到煙及火,「好似有」消防警報燈閃動,但二樓高層嗅到「有少少刺鼻」,估計是催淚煙,但十分輕微。

家屬代表大狀鄭淑儀播放閉路電視片段,顯示岑在2樓半時,曾有一男一女與岑擦身而過,又有一名男子沿行車路,從2樓半跑上3樓。岑解釋當時「無留意」,加上事隔一年,故已沒印象。

法庭記者:張旭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