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對輸入海外醫生「欲迎還拒」。
林鄭對輸入海外醫生「欲迎還拒」。

特首林鄭月娥昨天到立法會出席沒有反對派的答問大會,再沒有遭遇被羞辱的場面,林鄭顯得甚為「風騷」,反修例風波對她的打擊似乎已褪色,大有恢復原來本色的味道,甚至主動怪罪田北辰,說「田北辰議員你都已經害了我,你昨日好像說我這本《施政報告》是爭取連任的《施政報告》,你已經害了我。我沒有這個意圖。」

林鄭有甚麼意圖,外人難以得知。但有政界中人就覺得,林鄭對於選委會的界別,顯得頗不願去得罪。其中一個是醫學界。昨天,自由黨張宇人再提出他的議題,要求政府輸入海外醫生。張宇人說,《施政報告》中提出的醫療措施,「遠水不能救近火」。他指在二○一七年,本港每一千人只有一點九名醫生,這個比例比很多先進和發達地區還要低,若要趕上新加坡一千人有二點四名醫生的比例,香港需要增加約三千四百名醫生。張宇人這個要求,其實已經成為立法會的共識。立法會上星期就以三十七票贊成,通過制訂輸入非本地培訓醫生新機制的議案。

在民生政策問題上,林鄭經常將「急巿民所急」掛在口邊,奇怪的是,對於醫生不足對巿民造成的輪候痛苦,林鄭似乎卻並不太急。她昨天回應張宇人提問時,既表示自己「都希望為了市民福祉,能夠徹底處理這個問題」。但話鋒一轉,又表示,「我亦不希望又有一次和醫生有很大的衝突,能否坐下來商討在哪種情況下能夠放寬一些,讓海外培訓的醫生可以進來?譬如有人提議,我也好像跟張宇人說過,有人提議先讓在海外培訓和執業的香港人回來……這些是『香港仔』、『香港女』……我希望真的可以商討,商討出一個大家可以接受的方案,可以局部讓這些在海外訓練的香港居民的醫生或香港居民的第二代回來。」她又說,「這場仗是要打的,但希望是一個和平、沒有硝煙的仗,這要視乎我們的醫務朋友如何處理這件事。」

對於林鄭大耍太極,張宇人再追問,「其實會不會立即制訂一些機制或新的法例去引入海外醫生?」林鄭又再模棱兩可地回答,「我很願意研究用甚麼機制令到醫務界比較能夠接受開放,我不會關上這道門的。」

在去年的反修例風波中,醫護界是其中一個「黃區」。隨着「時代革命」失敗,社會興起移民潮,據聞醫護界的移民風氣最盛,因為他們的專業最能獲得西方國家的認可。換言之,醫護界將會出現流失,令醫護短缺更為嚴重。對於這個涉及巿民福祉的大缺口,一向以「迎難而上」而自豪的林鄭,卻顯得「遇難而退」,究竟是為了甚麼呢?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