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車司機陳智楓(小圖)出庭仍供。資料圖片
救護車司機陳智楓(小圖)出庭仍供。資料圖片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第10天,事發時接報到場的救護今出庭作供。救護隊目指,救護車前往停車場期間曾兩度遇上車輛阻塞,須繞另一行車路或下車徒步往現場。

事發當日凌晨1時,救護隊目鄭冠明與司機陳智楓及隨員石永熙,乘坐A344救護車,在寶寧路完成務任,準備返回寶林救護站候命。惟11分鐘後從流動終端機收到指示,指尚禮樓懷疑有人墮樓受傷,遂沿寶順路迴旋處轉入唐明街,但途中發現前方「好多車塞住咗」,故取道尚德邨內的行車路,但到達廣盈閣後,再發現有「死車」違泊阻塞,他於是通知同事下車徒步百多米前往尚禮樓。

3人到達後停車場地下,由2名消防員帶領到現場,於約1時半抵達2樓。鄭獲消防員告知,懷疑傷者從3樓墮下,當時他面部朝天平躺,不醒人事,嘴角有近乾涸血跡,右邊眼角附近明顯腫脹,但無明顯創傷,評估他頭部、脊椎及盤骨創傷。救護員將梓樂抬上擔架床,沿步行路線跑回救護車,再經相同行車路線駛出寶順路,進入將軍澳隧道,前往伊利沙白醫院,沿途鄭不覺得有阻塞情況。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鄭,消防處當日為何要派A344處理周的個案,是否因位置之便,鄭表示不清楚;另外鄭在查問下又稱,當日因車輛阻塞須繞道而行,多花了幾分鐘,但「去到嘅話其實都差唔多」。高官追問,是否代表他不認為阻塞導致延誤救治,鄭回答「應該係」。高官又查問周梓樂右眼的傷勢,鄭解釋謂「腫到一個雞蛋大細」,有輕微紅及瘀,但沒有傷口。陪審團則問鄭,若非當日遇上車輛違泊,是否會指示車輛泊在尚禮樓,鄭表示同意。另外有陪審員又問,當日周梓樂的傷勢似不似一般墮樓,鄭表示「每個case都唔一樣」。

當日救護車的司機陳智楓緊接出庭作供。他表示,若當日救護車不需繞道,會快約兩三分鐘到場。至於前往醫院的路線,他則原本打算駛出唐明街後,右轉駛入寶康路及寶邑路;不過他在庭上推斷,當日實際採取的路線「有機會短啲」,到達時間相差約一分鐘。他又補充,前往醫院時道路沒有阻塞。

高官問,救護車當日的原定路線及實際路線,是否相差5分鐘內,陳表示同意。高官追問:「但公平啲講」,救護執勤不時遇上塞車,「5分鐘唔算塞得得好重?」陳指:「但眼見啲車停喺到唔郁」高官謂:「但今次有得兜路,而且咁啱暢通無阻?」陳表示同意。

法庭記者:張旭珊

建立時間11:29
更新時間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