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田啟文計畫建立電影業資源平台,整合行業人手及作品。
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田啟文計畫建立電影業資源平台,整合行業人手及作品。

電影開拍計畫在疫情下受阻,加上電影院線兩度停業,整個行業陷入有史以來的低谷。慣常「金像獎效應」可為新晉導演帶來更佳票房,惟今年難見同樣情況。業界又因防疫政策限制,需改變攝製計畫,中港業界往來不便亦致合拍片換人。即使市道看似低迷,劇本創作需求有增無減,但為走出危機,此時行業協會更覺得要創建電影業資源平台,盼通過系統化的平台放映港產片,將值得支持的劇本收入庫藏中,帶領香港電影工業轉戰網上放映平台及海外市場。

記者 李卓穎

今年香港電影業經歷了斷崖式重挫,疫情下政府先後兩度要求戲院停業,加上市民看電影的意欲減少,院線今年足足有一個月錄得「零票房」,情況令人慘不忍睹。據香港票房有限公司於今年七月公布的數字,上半年度中西電影票房總收入為二億九千多萬,較去年大跌超過七成,掀起業界擔憂。

頒獎禮及影展活動受阻

戲院停業,對早前憑電影《金都》奪得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及其他影展獎項的黃綺琳而言,最明顯的變化是難以借助獎項為作品加持,加上院線下調票價、入座率設限,難免導致票房受影響,宣傳策略需相應作出調整。另外,全球多國「封關」的狀態下,她難以參與更多外國影展,「有些影展將放映會改成汽車影院或改為線上放映,但播放地區限制導致我無法看到他人的作品。」

電影頒獎禮及影展活動受阻,改變了電影作品上畫日程安排,限聚令亦成為繼續開拍電影的最大阻礙。有不願具名的業界坦言,疫下嘗試開拍的電影減少街景,不能裁減的部分則只能事前排練好,再「偷雞」以手提攝錄機盡快拍完,「若因違反限聚令而被控告,會為劇組和投資者帶來負面形象,所以不敢如期開拍的佔多。」黃綺琳指,近月嘗試如常拍攝的作品,編導要盡量安排改拍室內景,無法轉變場景的電影則只能延期開拍。

中港封關合拍片換角

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田啟文不諱言,本港業界在今次疫情下比○三年時的處境更被動,素來有不少業界承接中港合拍電影,但疫情關係,兩地人員來往需隔離十四日,即使內地電影早已復拍,但香港電影人難像平日般,維持兩地連拍多套電影的日程,「有些電影都因此換角,始終不可能等齊所有非主要劇組人員。」

今年整體開拍的電影數量銳減,猶幸對編劇出身的黃綺琳影響相對較輕,她解釋,行業停頓下來反而令劇本需求增加,「很多人都在想有甚麼可以拍,應該可以寫甚麼,大家都更認真看待劇本故事。」她認為,從以往《幻愛》、《一念無明》等多套低成本港產片取得成功的經驗,業內更多人希望以獨立電影為方向,另有人嘗試開拓中國以外的東南亞市場,如台灣、馬來西亞和泰國等,「本來都要走這一步,但疫症下更顯出開拓新收入來源的重要。」

擬設劇本庫及電影人內聯網

外國不少片商會聯合當地影廳及電影院創立「虛擬電影院」,近月在疫情下得以成為獨立製片及荷里活電影的主要發行管道。田啟文則指,疫情讓本港電影業陷入困局,部分原因可歸咎於多年來皆欠缺電影院以外的平台放映作品、電影失去定位,就算內地影視平台收視率在疫市下「爆升」,本港的收費平台進行免費推廣後,實際未見突出表現。就此,他有意以行業總會的名義,建立一個整合業界資源的播放平台,「我們需有空間讓作品有系統地公諸於世,總會牽頭才能較公平地排除商業利益瓜葛。」

田啟文對建構電影業資源平台的想法一早有之,但多年前提出時曾被冷眼看待,有行內人直呼「無用」,直至近月大家開始願意重新思考此問題。在他的構想中,放映平台之外,目前也有必要設立劇本庫及電影人內聯網,又因見及業界多年來期待電影發展基金推出的劇本孵化計畫終於在疫下成事,這時亦是個好時機收集當中的滄海遺珠佳作,好使港產片除了大製作,仍可憑藉創意劇本走入外國市場。

將網上短片製作加入課程

以往大專界影視學院以影視相關的教學為主,但近年浸大電影學院創意電影製作高級文憑課程主任陳學人見及其畢業生組成的網上短片製作團隊「小薯茄」取得成功,加上他留意到有港產片近月上架網上收費影視平台後,獲得上百萬次點播,如今因疫情作為催化劑,讓其更有決心將網上製作加到課程內,「短片拍得好自然有能力拍好長片,近年我們不少畢業生創業自行營運網上頻道,影片點擊率也很高。」

事實上,拓展網上放映市場是業界一直關注的議題。惟據黃綺琳幾年前參與兩部電影的經驗,將製作擺放到在網上平台未必保證能賺回製作費,故若電影安排於戲院或線上平台首播,這將會是業界未來必須思考的方向,製作時考慮亦會有所不同,「網上放映的平台戲要遷就手機熒幕尺寸,通常較少使用遠景,影片光暗都會有所不同。」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