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香港眾志」前成員周庭因去年6月21日參與包圍警察總部,被判囚10個月,即時申請保釋等待刑期上訴被拒,她聞判後低頭啜泣步入法庭囚室,須今天在獄中度過其24歲生日。根據《裁判官條例》,高院法官有權改變裁判官所判處的刑罰,換言之,法官有權減刑也有權「求減得加」。

前檢控專員江樂士回覆《星島日報》指,裁判官就周庭承認的兩罪,分別以七個半月和十二個月作為量刑基礎,法庭可算是寬大處理。因為周庭的角色舉足輕重,她參與集會的背後目的是煽惑示威者癱瘓警察總部。周庭案發時已超過十八歲,須為自己的過失負全責。江樂士又強調判刑能彰顯公義,即使周庭有外國勢力或團體關注,她仍須面對法律制裁。

執業大律師龔靜儀引述《裁判官條例》表示,法官享有改變裁判官所判處刑罰之權力。處理裁判法院上訴案件的法庭若是批准申請,被告即可減短刑期;若是駁回申請,則維持原判。但當法庭駁回申請之餘,批評被告的申請是毫無理據,有權將被告部分已服刑期不予計算以示懲罰,故此做法變相是對被告加刑。然而在實際運作中,法庭一般採用這「加刑」方法時,會在正式聽取被告上訴申請前就予以警告,被告這刻可即時撤回減刑申請,從而避過這種間接加刑的結果。

另終審法院早前裁定,懲教署只規定男性囚犯剪頭髮違反《性別歧視條例》。消息指,懲教署正考慮對男女囚犯髮型規定一視同仁。倘若建議落實,恐怕周庭須改變她一貫的長髮形象。

消息指,懲教署正就法庭判決研究不同方案,包括統一男女囚犯頭髮長度,並點算現時女囚犯留長頭髮的數目,發現現時約一千名女性囚犯,約一半人是留長髮,當她們知道有可能要剪短頭髮,情緒顯得相當激動,反問為何要為一個「長毛」牽連甚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