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梁子恆(小圖)指周梓樂送院時情況非常嚴重尤其頭部傷勢最重。
醫生梁子恆(小圖)指周梓樂送院時情況非常嚴重尤其頭部傷勢最重。

科大生周梓樂死因研訊第14天,首先接觸周梓樂的伊利沙白醫院的急症室醫生供稱,周送院時情況「非常之嚴重」,他的內側內側髗底創傷嚴重,顯示他承受的撞撃力大致頭部外側抵受不住。梁醫生認為,傷者墮樓但四肢沒有受傷的情況罕見,推斷他有機會墮樓前已不省人事,可能是遇襲後被人「掟落樓」。

醫生梁子恆在死因庭要求下撰寫的醫事報告提到,周梓樂於凌晨2時1分送抵伊利沙白醫院,從消息得知懷疑他從約4米高處墮下。他送院時不省人事,格拉斯哥昏迷指數為最低的3分。

梁醫生為他作了初步檢查,發現他血壓稍高,脈搏每分鐘45下,呼吸速度每分鐘18下,較為吃力。他的右額有血腫、右眼眶有瘀塊、眼球完整、兩邊鼻孔流血、右上頷骨腫脹、口腔內有血塊、頭部後枕沒有血腫、四肢及背部沒有傷口、身上沒有被子彈擊中的痕跡。另外,周的腹腔穩定、腹部柔軟、腰腹沒有瘀痕、直腸沒有出血、盆骨穩定、四肢沒有變形。

X光片檢查發現他肋骨沒有骨折,心電圖檢查則顯示他有竇性心搏過慢,心跳每分鐘48下。全身電腦掃描發現,他的頭部有大型塊血,將腦部向左和向下壓,頭部有多處廣泛髗低骨折,盆骨右邊髂骨翼骨折及出血,右邊肺尖有小型氣胸。梁醫生認為,由於周身上沒有穿透性傷口,故氣胸有機會是撞穿肺部所致。

另外,周有內出血情況,血液酸鹼度為7.34,有代射性血酸中毒,乳酸鹽為3.5,較正常低,血色素為13,有貧血情況。梁醫生解釋,一般而言,失血過多會做成低血壓及脈搏減慢,惟周梓樂出現高血壓情況,反映他的臚內壓非常之高。梁醫生續指,腦外科醫生建議周梓樂接受開腦手術,遂在父母同意下,在3時54分送抵手術室。

梁在死因研訊主任葉志康大律師查問華下續指,周梓樂的情況「好嚴重、非常之嚴重」,尤其頭部傷勢最重。梁醫生評估他受過高能量硬物撞擊,且集中在右身,有機會是從高處墮下、車禍或受到襲擊所致。他補充,若傷者曾被人用硬物「扑頭」,有機會出現紅腫及傷口有物件的形狀,惟情況並非絕對。

梁醫生指出,周梓樂身上沒有灼傷或燒傷的痕跡,亦沒有跡象顯示他曾吸入催淚煙,故他受催淚彈影響的可能性相對較低,但不排除他頭部曾被硬物撃中過。他推斷,周有機會墮樓前已不省人事,因為除非身體及精神狀態欠佳,或受到酒精及藥物影響,否則一般人墮樓時會有反射動作,出手撐著身體,但周的手腳沒有擦傷,情況罕見,故他有機會受襲後被人「掟落樓」。裁判官高偉雄提出,周梓樂的頭部後枕沒有受傷,故若他被人用硬物襲擊,必然是從正面而來,質疑「一個人俾人由正面襲擊,係咪會搵手擋?」

葉大狀又問,若周梓樂早5分鐘送院,結果會否不同?梁醫生謂:「相信都係咁嚴重」,因為「由佢受傷一刻已經決定咗康復機會」,即使他生還都有很大機會變成植物人。

代表警務處的熊健民大律師則問,骨部重創、盆骨骨折及氣胸是否可以同時造成,梁醫生謂可以。熊大狀追問,若傷者因失平衡「反應唔切」,會否導致身體未及啟動防衛機制出手保護身體,梁醫生認為識「可能性好低」。另外,熊大狀又問到,若傷者墮地後曾經爬行,可否理解為他墮樓前仍有知覺,梁醫生認為「失去知覺有唔同程度」,而當時周梓樂對聲音沒有反應,已可被視為嚴重程度。

法庭記者:張旭珊

醫生梁子恆(前)。
醫生梁子恆(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