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顯倫批終審法院漠視對監獄紀律影響。資料圖片
烈顯倫批終審法院漠視對監獄紀律影響。資料圖片

終審法院上月裁定要男囚犯剪短頭髮的規定是構成性別歧視,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撰文,認為法院裁決「離地」,質疑終院法官盲目追捧海外案例,似乎不關心裁決對監獄紀律的影響。

終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以「法官是否管理監獄?」為題撰文,認為男性監獄相關規則在女性監獄並不適用,《性別歧視條例》未能套用於今次案件。

烈顯倫指,法庭認為如果不引用《性別歧視條例》,而是引用《基本法》第25條中「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來審理,裁決結果都是一樣,是將地區問題提升至國家層面,無疑是邀請律師肆意踐踏《基本法》,毫不考慮後果。

烈顯倫強調,終審法院今次的裁決,無疑是要放寬男囚犯髮型的限制,終審法院似乎不太關心裁決對監獄紀律的影響。

而且梁國雄服刑後才提出申請,那時候可能頭髮也長了,質疑他是否出於善意,以及是否有甚麼目的,而法院裁定廢除髮型規定是否有助男性監獄管理。

他認為三個級別法院的法官只繞著海外判例打轉,漠視《普通法》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運作的事實。長遠而言,抱持這種心態百害而無一利。

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批終審法院裁決「離地」盲捧海外案例。資料圖片
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批終審法院裁決「離地」盲捧海外案例。資料圖片
烈顯倫批終審法院漠視對監獄紀律影響。資料圖片
烈顯倫批終審法院漠視對監獄紀律影響。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