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愛詩又指,香港有人一直忽視或拒絕《憲法》在本港的法律地位。資料圖片
梁愛詩又指,香港有人一直忽視或拒絕《憲法》在本港的法律地位。資料圖片

基本法委員會前副主任梁愛詩出席座談會時表示,雖然《憲法》及《基本法》沒有提及香港在2047年後會不變,但認為若屆時仍需保持初衷,一國兩制則不需要改變。

梁愛詩表示,香港有人一直忽視或拒絕《憲法》在本港的法律地位,因此宣傳《憲法》是正確落實一國兩制之所需。她又指,由於內地與本港的法律制度存在差異,因此內地國安法不適合直接在港實施,但香港在去年起發生社會動亂,而本港亦沒有防範、制止及懲罰破壞國家安全行為的相關法律,因此中央有迫切需要作出決定,健全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機制,以及建立執行機制。

即使訂立港區國安法,特區政府仍需完成23條立法,以及仍有責任按不時所需落實國家安全保障的需要。她亦指,一國兩制的目的是為國家統一、領土完整及香港繁榮穩定,雖然《憲法》及《基本法》沒有提及香港在2047年後會不變,但認為若屆時仍需保持初衷,則不需要改變。除非在2047年後,認為沒有需要保持原來制度、高度自治不成功或香港表現衝擊內地實行社會主義制度。 

另外,同場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莫樹聯表示,在港區國安法出台前後,亦不會影響本港的人權自由,又指人權自由在本港是「已得之物」,不需拼命爭取,只需加以珍惜。他又指,本港近年出現連串事件,增加危害國安的風險,因此人大常委會將港區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