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緝高級警員林志強
偵緝高級警員林志強

科大生周梓樂的死因研究今午繼續進行。庭上播放拍攝到關鍵一刻的廣明苑廣新閣地面鏡頭完整片段,顯示事發前衝鋒隊第一小隊前曾步行經停車場外圍,但沒有施放催淚彈或進入停車場。另外,位於車場2樓側門及緊急出口外的4支固定鏡頭,均顯示沒有人使用該4個通通進出。

該4枝固定鏡頭分別位於尚智樓及尚禮樓的地下緊急出口外,以及停車場2樓進入尚智樓或尚禮樓的側門外,兩道側門在事發當日被鎖上;位於尚禮樓地下的緊急通道,則能直接走上3樓最靠近周梓樂懷疑墮樓位置。惟根據林警員的證供,所有緊急通道的鐵門均無法從外面拉開,只能從裡面推開,而根據尚德邨管理公司職員許德富的書面證供,該4支鏡頭與實時有少許時差,但他無法確定確實差距。



另外,庭上又播放拍攝到關鍵一刻的廣明苑廣新閣地面鏡頭完整片段。在畫面時間0時47分56秒,衝鋒隊第一小隊步行經停車場外圍,但沒進入停車場;0時48分20秒,升降台5位消防員從停車場步出,約40秒後細搶消防員步行往停車場方向;0時51分37秒,黑影從高處墮下至停車場2樓;0時56分,兩名消防員到場,並從行車路跨出行人路了解傷者情況。裁判官高偉雄今再提醒,片段時間與實時有差距,需由專家利用已知時間來推斷黑影跌落的時間。

負責調查案件的探員林志強則供稱,去年11月他到場調查時,在停車場3樓懷疑周梓樂墮樓位置沒有任何警告字句。早前重訪,發現石壆上句上「請勿攀爬」眼字。他今早作供時又形容,去年調查時「我第一身感覺,2樓同3樓係差唔多,我自己都覺得有個平台喺出面」。

裁判官在散庭前,透露收到一封來自本案陪審員有關工作安排的來信。裁判官強調,擔任陪審員是公民責任,法庭訂下預計審期後,期望陪審員會專注研訊工作,即使期間有個別休庭日子,亦不預期陪審員需要上班,除非他與僱主互相同意。若僱主堅持要陪審團工作或放無薪假,便須向法庭解釋,如理由是法庭不能接受,則或會將事件轉介律政司處理。裁判官又指,根據法律,若僱主在僱員擔任陪審員期間中止雙方合作或作出歧視行為,屬刑事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