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雞公嶺常見越野電單車飛馳。
假日雞公嶺常見越野電單車飛馳。

位於林村郊野公園最高點的桂角山「雞公嶺」,近年飽受山火蹂躪,五年間共錄得十三次山火,波及七百多公頃的土地,現時雞公嶺寸草不生,昔日的小型綠坡已不復存在;加上疫情來襲,市民郊遊意欲大增,有市民在雞公嶺非法駕駛越野電單車,使土壤貧瘠的山頭被劃滿胎痕。有環保團體表示,假日曾目睹至少十輛越野電單車在雞公嶺駕駛,導致山頭的表土被「刨爛」,促請當局盡快修復遭破壞的山徑及山坡,並加強針對越野電單車的執法。

去年重陽節期間,雞公嶺出現綿延數公里的火龍,足足燃燒了兩日兩夜,「燒山」彷彿成為該山頭的常態;漁護署資料顯示,雞公嶺在過年五間共錄得十三次山火,多達七百六十六公頃的土地遭受影響。綠惜地球社區協作總監鄭茹蕙表示,經歷頻繁山火蹂躪,雞公嶺有大量植物被反覆燒死,保護泥土的植被同樣遭到破壞,現時幾乎只有生命力頑強的野草能夠存活。



環團促加強執法

然而,雞公嶺山火問題未改善,非法越野電單車又在山頭湧現。綠惜地球發現雞公嶺近年成為越野電單車的熱門「賽車場」,疫情肆虐下情況更嚴峻,團體稱假日曾有至少十輛越野電單車在山頭駕駛,導致被燒禿的山頭滿布「胎痕」。鄭茹蕙續指,雞公嶺由多個斜度較高的陡峭山坡組成,因山徑遭電單車「刨爛」,留意到郊遊人士上山時較以往狼狽,受傷風險亦大幅提升。

現時雞公嶺被納入郊野公園逾四十年,惟至今仍未有正式行山徑,亦沒有任何指示牌、地圖、求助設施等,全山頭僅有兩個不准駕駛的警告牌。她又指,疫情肆虐期間,市民郊遊意欲大增,社交媒體充斥到雞公嶺駕駛電單車的訊息,甚至連藝人都有「打卡」,認為公眾並不知悉雞公嶺屬郊野公園範圍,批評當局欠缺完善管理,任由雞公嶺「自生自滅」。

根據《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第208A章),任何人禁止將任何車輛或單車帶進郊野公園,惟去年一月至十一月期間,漁護署就相關規例作出的檢控僅有十二宗,分別被判罰款四百元至六百元,另有十三宗個案仍在調查中。

鄭茹蕙認為有關懲處欠缺阻嚇力,加上越野電單車大多不會掛上車牌,如不幸發生撞到行山人士,警方根本難以作出追究,促請當局加派人手巡查針對越野電單車的違規情況,並增設警告牌提醒公眾雞公嶺屬郊野公園範圍;她又建議漁護署盡快投入修復雞公嶺的工作,在合適山坡重建植林。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