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透過平機會入稟,指控僱主及兩名廚師違反《性別歧視條例》。 資料圖片
女工透過平機會入稟,指控僱主及兩名廚師違反《性別歧視條例》。 資料圖片

油塘「新APM小廚」兩名廚師疑多次出言性騷擾一名洗碗女工,向她稱:「不如你俾我X」、「你係唔係無男人X吖,我幫你瀨X吖」等,女工多次向僱主投訴不果,反遭解僱。她不堪受辱,昨日透過平機會入稟區域法院,指控僱主及兩名廚師違反《性別歧視條例》,向3人索償共48萬元。

入稟狀指,申索人是一名育有2子的寡婦,她於2018年4月至2019年4月間在涉案餐廳任洗碗女工,答辯人易家華及易志龍任職廚師,申索人與二人少有私人交談。自2018年11月起,兩名答辯人多次在餐廳內對申索人作出涉及性的言論,令她感到受冒犯、侮辱及威嚇。

申索人指,易家華曾向她稱:「男人就係要X人X,唔通俾個仔X咩,梗係俾我X啦」、「我個龍仔同條女響屋企搞咗好耐,阻住我沖涼」、「你係唔係無男人X吖,我幫你瀨X吖」;當申索人詢問為什麼沙煲裡有水,易家華說:「呢啲係你嘅X水」。易志龍則曾向她說:「我出去叫X啦」、「收工啦,我返去XX啦」、「無丈夫,你應該俾我X,你好耐無俾男人掂過,不如你俾我X,或者你勾引我阿叔」等。二人的言論令她極度尷尬及令個人尊嚴受損,甚至令她精神及情緒受困而不能入睡,要尋求精神科治療。

申索人又指控東主許家富經營的餐廳,並無制定、實施或監察任何防止歧視及性騷擾的政策或措施,也沒向員工提供有關培訓。申索人曾多次向許投訴,但他置之不理,反要求申索人容忍,甚至有時會參與其中。例如當易志龍捉弄許,摸他的下體時,他表現高興地說:「再摸扣人工」。

申索人作出投訴,令她與易的工作關係變得惡劣,最終在2019年4月遭解僱。她認為,她在餐廳工作超過4年,遭解僱時感難過和極度失望,並頓時失去一份她珍惜及穩定的收工。

申索人要求3名答辯人須作出書面道歉及賠償。她要求易家華及易志龍各自須向她支付10萬元的感情損害賠償;東主許家富則須共同及各自負起法律責任,向她支付合共25萬的感情損害賠償。另要求3人另須各自支付一萬元懲罰或懲戒性的損害賠償,以及利息、進一步或其他援助以及訟費。

法庭記者:張旭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