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彥燾指約3至4小時後已完成檢測,效果是相當有效率。資料圖片
招彥燾指約3至4小時後已完成檢測,效果是相當有效率。資料圖片

政府昨展開「突襲」式小型封區,將油麻地碧街和東安街列為「受限區域」。負責油麻地碧街和東安街的檢測承辦商「相達生物科技」創辦人招彥燾指,港府在昨午12時已通知公司將於晚上7時起封鎖碧街作強制檢測,當時接獲政府的通知後,已即時到現場進行視察,為安排登記站及檢測站的擺放位置,他又以「救火隊」形容「相達生物科技」,指強制檢測的所有物資已擺放在車上,準備隨時抵達現場設置檢測區。

招彥燾續指,今次檢測牽涉30人參與行動,包括8名負責採樣的護士,由於今次「受限區域」的居民只有330名,檢測的人數較上次少,所以由晚上9點開始採樣計算,約3至4個小時後已完成檢測。他又提到,其中一名患者在晚上11時30分接受檢測,並證實檢測結果呈陽性後,在凌晨3時已被衛生署帶走隔離,認為在短時間內達到這樣效果是相當有效率。



招彥燾又認為,把規模較細的社區劃為「受限區域」可以增加檢測的效率及靈活度,而且能避免在面積更大的「受限區域」出現走漏風聲的情況,同時能降低擾民的規模,相信政府汲取上次的經驗後,日後或繼續傾向在規模較細的社區設置「受限區域」。

至於330名居民中,只有一名居民錄得陽性結果,招彥燾認為是預期之內,直言如果未有今次的強制檢測,甚至連一名確診患者亦未能發現,顯示該區仍有隱形傳播鏈的出現,但經過今次為「受限區域」的居民進行檢測,最少可以確保該區已到達「清零」目標,而當日後在到其他地方進行強制檢測,便可以再確保多一個區域沒有隱形傳播者,認為要到達「清零」目標,這次檢測是有其作用。

被問到在「受限區域」進行強制檢測的最大挑戰,招彥燾認為要面對很大不確定性,由於在街邊進行檢測會遭到多人的目光,而且現場的環境較混亂,與球場或社區中心設置強制檢測是大相逕庭,導致參與檢測的同事需面對無形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