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足球教練認為,五人足球所需場地較小,有利於中小學層面推廣。
有足球教練認為,五人足球所需場地較小,有利於中小學層面推廣。

由康文署管理的硬地足球場大小不一,一直被批評窒礙足球發展。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宣布大幅增加符合國際標準的五人足球場,惟業界批評,國際標準球場不止有尺寸規定,考慮到球員安全,場地應設於室內,只跟尺寸的做法粗疏,應參考東南亞做法,為球場增加天幕。有足球教練憶述,香港曾於一九九二年主辦五人足球世界賽,惟當年並無長遠規劃,致熱潮未能延續,不過近年在足總推動下,參與人數與日俱增,卻面對缺乏場地練習的問題,建議康文署增加球會預約球場的比率,令球員有更多受訓時間。

記者 郭增龍 陳倩婷

新一份《財政預算案》計畫撥款逾三億元,推行「提升足球場設施五年計畫」,大幅增加符合國際標準的五人足球場。事實上,前香港足球代表隊隊長陳偉豪早在本月初,在社交專頁發文,諷刺位於九龍城石鼓壟道遊樂場的五人硬地足球場是「世界級設計」,「搵小學生去踢都嫌佢細」,正是針對本港球場設計隨意,未有配合國際標準的問題。

首階段七人場可畫五人場線

翻查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於去年三月回覆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質詢時提到,全港五十五個五人硬地足球場中,場地尺寸符合國際足協的國際性比賽標準的球場僅得八個,佔比低於百分之十五;其餘場地的尺寸差異大,最小的西營盤李陞街遊樂場,面積二百七十六平方米,僅為面積達一千二百九十平方米的觀塘秀雅道遊樂場的三分之一。另外有十九個七人場可劃線作五人賽用途,符合國際標準。

阿仙奴(香港)足球學校總監高志超指,政府當年建小型足球場主要予公眾嬉戲,與五人足球的職業發展拉不上關係,亦無考慮過國際標準,以往他參與球隊練習曾將大小相近的籃球場當作五人場使用,笑言「球員的適應力很強」。他認為,沒有必要將現有的七人場清拆改建成五人場,現階段可於七人場畫上五人場的線,而在新規劃的地區則可建合規格的五人場地。

室外場受天氣影響較危險

當局過往曾興建圍板式的五人足球場,龍門僅得成人一半身高,加上大部分場地設於室外,同為阿仙奴(香港)足球學校總監陳炳安直指場地不合規格是事實,再者,室外場地受天氣因素影響,即使少許雨點亦會令危險程度大增,故國際賽均在室內舉行。他認為政府既然要興建五人場,就應跟從國際標準,「若只興建一個空間,覺得可以踢到五人就夠,我覺得是疏忽」,他建議政府即使無專人跟進五人場的標準,應先向熟悉場地的業界了解。

香港足球總會五人足球經理曾偉忠指出,有意發展五人足球的東南亞國家,均有為設於室外的球場,改建成有蓋足球場,令訓練及比賽不會受大雨等天氣影響。

現時全港僅得將軍澳、馬鞍山及石硤尾公園體育館的室內多用途場地,可供舉辦正式的五人足球賽事,發展仍處起步階段。不過,本港於一九九二年曾主辦國際足協室內五人足球世界錦標賽,更派出代表隊參賽。有份落場的陳炳安提到,當年社會的足球氣氛較佳,在紅磡體育館作賽亦近乎座無虛席,香港隊對戰其他打入決賽周的隊伍,雖未能在小組賽出線,但成績亦不算差。

足總訂階段性目標邁向職業賽

大賽過後香港一度出現正式的五人足球訓練班,但陳炳安指當時近乎零配套,早期主要在體育訓練學院練球,而政府亦未就五人足球訂立中長期的發展路向,陳憶述曾有機會到巴西參與頂級的教練班,考慮到本地沒有五人足球聯賽及教練的生計問題,他最終未有赴外地。

一三年獲足總聘請推廣五人足球的曾偉忠指出,當時本港並無合資格進行正式比賽的場地,坊間舉辦的足球賽事亦以七人賽為主,「當時了解五人足球的人只有二百人左右。」然而,七人足球不像五人足球般,擁有國際比賽規範,不利於推廣。他於是爭取在現有室內運動場地加畫五人足球場界線,逐步推廣五人足球,至今參與者增至過萬人。他續說,足總已定立階段性目標,包括在二○二三年建立五人足球半職業聯賽,二五年再晉升至職業聯賽,屆時五人足球場的需求將會大增,政府有必要做好配套。

放寬訂場限制免球會爭場

硬件升級之餘,陳炳安認為軟件亦要同步改善,並稱目前康文署認為場地的公眾使用率需達七成,導致各球會需「爭場」,期望當局考慮放寬訂場限制。他續指,現時亞洲地區如泰國的五人足球發展迅速,已設職業球隊每日練習,反觀香港球隊只能每周練習一至兩次,「其他隊跑都跑贏你」。若日後配合職業級聯賽,助球員在高水平競爭中成長,他相信香港亦有機會爭一席之地。

不過,車路士足球學校(香港)營運總裁山度士對港府執行計畫的魄力抱懷疑態度,並直言十年前推動足球發展的「鳳凰計畫」,內里的鴻圖大計不少未能落實。他續說,目前足球教練受疫情影響,已處於轉行邊緣,亦有港超球隊因為缺乏資金,未能繼續參賽。他認為政府應先協助刻下最有困難的業界,而非注資基建,「教練連飯都無得食,如何踢波?」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