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有意提高上市門檻,令不少外資及中資企業研究轉往美國融資。
港交所有意提高上市門檻,令不少外資及中資企業研究轉往美國融資。

本港新股市場暢旺,多家內地大企業排隊申請上市。另一邊廂,不少規模較小的新創企業,則積極從美國場外交易市場尋求集資機會,相關業務過去一年增加兩成。參與者除了創科企業,亦有為了避過中美互相制裁的潛在風險,於是在美國另拓姊妹公司的企業。此外,港交所有意提高上市門檻,亦令不少外資及中資企業暫緩上市計畫,並研究轉往美國融資的可行性。不過,業界提醒,內地近年已有能力協助企業往海外融資,估計本港金融業界受益有限。

環球經濟受疫情影響尚未復甦,股票市場卻非常暢旺,令企業無分大小,均期望可在市場上籌集資金。有為企業提供資產服務的執業律師蘇文傑留意到,近月有意通過美國場外交易市場(下稱OTC市場)掛牌集資的公司,較以往增約兩成。他解釋,在香港上市的公司需要提交過去三年的營運紀錄,並要有五千萬元港元的盈利,中小企難以符合要求,OTC市場則類似香港的創業板,惟沒有列明盈利要求,於是受科技初創歡迎,「只要做好披露風險等的要求,即使公司只有概念,未有盈利,都可以上市集資,上市成本只是香港的十分之一,時間亦快很多。」

避中美制裁令 企業在美另拓公司

除了未有盈利的創科企業外,蘇文傑指出,部分總部設於香港,在內地及海外均有業務的公司,有見中美關係緊張,為免受到兩國制裁令的影響,於是發展成雙核心企業,在美國另設公司經營歐美客戶,原有在香港的公司則集中內地業務,並在OTC市場集資應付新經營模式。此外,亦有內地企業考慮到外匯管制的問題,於是以OTC市場上市,「如果在內地上市,資金要留在內地,OTC市場籌得的資金則不受外匯管制規限。」

去年十一月港交所就提高上市門檻作諮詢,亦令不少外資及中資企業暫緩上市計畫,並研究轉往美國融資的可行性。負責金融就業市場的人事顧問蔣先生(化名)指,上市門檻收緊後,原本不打算離港的企業已決定叫停上市,一些從事科技、製藥業等業務的公司則會轉到美國融資。但他表示,以內地業務為主的公司,如礦場、房地產等,則難以境外交易作融資方法,「因其業務主要吸引香港投資者,在美國上市的話吸引力較低,加上重組上市要長時間計畫,故要轉地方上市並非易事。」蘇文傑補充說,有意通過OTC市場上市,主要是成立五年內的中小企。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日前指,政府正研究推出SPAC在香港上市,希望增加新集資渠道。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日前指,政府正研究推出SPAC在香港上市,希望增加新集資渠道。

內企有力海外融資 港受益有限

不過,資深投資銀行家溫天納認為,OTC市場已存在多年,估計是近月美國科網股爆升,令不少人重新注視OTC市場的集資前景。他認為,若中美關係隨着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得以緩和,將增加內地中小企進入OTC市場的機會。事實上,OTC在上月曾宣布停止十二家中國企業的股票買賣,原因是根據美國政府的行政命令,禁止美國投資者對與中國軍方有關連的企業進行投資。另外,溫天納指出,內地近年與國際資本對接程度大增,內企如要到美國上市,不一定要通過香港,估計本港金融業界受益有限。

金融科技平台T8Wealth共同創辦人Caxton指出,疫情下內地企業融資方式受限,不如以往來港面對面與投資者會面,因而暫停上市,除了計畫在香港及美國上市,一些企業亦考慮到英國等歐洲市場上市,「很多公司都想到英國上市,但礙於疫情反覆,所以未有行動。」他又表示,過去一年會計師樓較少接到上市業務,主要協助企業進行業務擴充或重組,相信有待疫情完結才反映到境外交易的融資情況。

有律師指,OTC市場因無列明盈利要求,較受科技初創歡迎。
有律師指,OTC市場因無列明盈利要求,較受科技初創歡迎。

港科研重本地應用 難獲SPAC注意

此外,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最近亦在美國掀起熱潮,SPAC起初是沒有營運業務的空殼公司,其目的是將上市募集的資金,併購未上市的企業,讓對方借殼上市。縱然SPAC並非新事,惟近年多隻SPAC股份均併購科技、新能源等未有盈利,卻有一定潛力的初創企業,加上參與者愈來愈多,其中電盈主席李澤楷去年已夥拍PayPal聯合創辦人PeterThiel,先後成立兩家SPAC公司,並盛傳李澤楷正考慮成立第三家類似的公司。

由於SPAC近日成為市場焦點,公共專業聯盟財經政策發言人甄文星不諱言,最近有不少內地基金和投資者了解加入SPAC的可行性,但他指出,SPAC的資產規模最少也要近十億港元,並非一般企業可以負擔。

至於本地初創會否有機會受惠於SPAC併購,從而獲得巨額資金發展科研,有在美國矽谷成立初創企業的科大生命科學部副教授張曉東指出,SPAC大多由美國的創投基金擁有,較偏好人工智能、機械人等高科技,並且相關應用需要有國際影響力,反觀本港科研應用較注重本地及區域的應用,未必能獲得SPAC的注意。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