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肉而今」日本籍店長野村寬美表示,香港有很多發展空間,希望繼續留港工作。 林家希攝
「燒肉而今」日本籍店長野村寬美表示,香港有很多發展空間,希望繼續留港工作。 林家希攝

「我很喜歡香港,它帶給我珍貴的工作機會!」部分港人早前常將「我哋真係好鍾意香港」掛在嘴邊,但今次說此話者是一名居港日本女子,她早前因偶然機會來港出差,對生氣勃勃的香港留下深刻印象,毅然於前年反修例示威爆發期間來港,在日式餐廳擔任店長,為人生尋找新機遇,尚幸經歷社會動盪和世紀疫情仍生活愜意,會繼續以港為家。記者:林家希

走入裝修精緻的日式餐廳「燒肉而今」,女店長野村寬美身穿標緻和服,將日本空運來港的最高級A5黑毛和牛放在烤盤上細烤,品嘗後發覺微焦的和牛肉香與油香並重,而且入口即溶。聽見讚賞後,她隨即展露微笑:「我想為港人帶來正宗的日本食物及文化!」

15歲輟學 做模特兒任夜店

來自東京淺草的野村寬美,放下工作與記者暢談人生故事。不說不知,外表優雅文靜的她,原來過往生活多采多姿,未成年已是籃球、棒球和足球健將,十五歲因厭倦求學,輟學前往食肆從事兼職,此後曾擔任模特兒,又假裝成年人在夜店工作,後來眼見昔日同學紛紛升讀大學,於是前往夏威夷和蘇格蘭短暫留學學習英文,沒料後來前往香港大派用場。

修畢課程返回日本後,野村繼續任職模特兒,以及在夜店擔任播放音樂的DJ等工作,每日盡情享樂,二十一歲與一名男DJ邂逅,雙方交往三年後結婚,她一度成為家庭主婦,但由於性格外向,三個月後已無法忍受,再度在夜場工作,卻引起家庭紛爭。她解釋,日本社會普遍認為女性婚後應專心照顧家庭,故與丈夫的母親有衝突,丈夫雖不反對她就業,但希望她於日間工作,雙方分歧漸大,歷經多番分分合合,五年後正式離婚。

日本籍餐廳店長野村寬美烤炙A5黑毛和牛期間表示,期望為港人帶來正宗的日本食物及文化。 林家希攝
日本籍餐廳店長野村寬美烤炙A5黑毛和牛期間表示,期望為港人帶來正宗的日本食物及文化。 林家希攝
野村寬美很喜歡香港。
野村寬美很喜歡香港。

向烤肉大師學藝 學和牛專業

年近三十離異,野村說曾在一家水果貿易公司從事文職,但半年後便辭職,輾轉重返夜場,在夜總會任職,雖然薪金豐厚,但需要每天飲酒,加上錢財不能填補內心空虛,故在三十五歲離職,希望尋找真正想做的事,幾經思考後,她基於酷愛美食和喜歡接待客人,故此希望未來開設餐廳,未幾向一名烤肉大師學藝,一年後對方的日式餐廳在香港開設分店,邀請她前往打理店鋪,遂於前年四月到港一個月任職顧問,當時對生氣勃勃的香港留下深刻印象,主動請纓長期留守,幸獲師傅首肯。

為裝備自己,野村趁返回日本辦理赴港工作簽證期間,前往和牛精肉批發店和飼養和牛的農場等地工作,學習頂級和牛相關專業知識,及至前年十月來港擔任分店店長。她坦言,抵港初期面臨眾多考驗,包括文化差異,例如日本重視細節,香港則注重工作效率,惟有時求快而放棄品質,另外與同事的溝通上亦遇到困難,而且初期每日工作十一小時,每月只有四天休息,感覺吃力,加上先後居於旺角和深水埗的劏房,不但居住環境欠佳,夜間更龍蛇混雜,又適逢爆發連場街頭示威,有時更因交通停駛要步行回家,擔心人身安全,慶幸未被騷擾。

來港16月 克服港工作節奏

「社會事件」大致平息後,去年又遭逢新冠肺炎疫情來襲,其任職的餐廳因生意大減一度停業,並讓員工放無薪假,加上遇到人事問題,於是在去年七月底辭職,當刻眼見認識的居港工作日本人接連因收入大減返國,曾想放棄理想,沒料某天與一名飲食集團老闆聚會,獲對方邀請出任即將開業、糅合懷石料理概念與日本現代燒肉文化的「燒肉而今」「女將」(店長),並協助打理已經營多時、榮獲米芝蓮一星的「富小路山岸」香港分店,她隨即答允,為事業開啟新篇章。

接受新挑戰後,野村全力協助策劃及籌備新餐廳,從店鋪理念、空間規劃、建立日本和牛運送鏈和研創菜式等均提出其意見,更親身到上海街選購餐具。記者上月初前往位於尖沙嘴K11 Musea商場的新餐廳訪問之際,裝修已大致完工,等待上月二十六日正式開業,可惜開業僅兩天,商場內另一食肆──名潮食館的顧客接連染疫,翌日商場需關閉。

希望新店明日順利復業

雖然要關門一周,但野村說也有得着,因為商場快速封場作深層清潔,並檢查每家店鋪的通風系統,又要求所有店鋪員工接受兩次檢測,確保結果全屬陰性才營業,有助恢復顧客信心,「希望明日可順利重新開業!」

來港逾一年半,野村曾到香港不少地方觀光,亦喜歡魚蛋、雞蛋仔及米線等美食,更報讀基礎廣東話課程,努力融入本港文化,慶幸結交了不少本地好友,一同歡度不同節日,甚少孤單感。隨着工作簽證即將到期,她說應會申請延續,希望從目前工作中打穩基礎,未來開設日式餐廳,「香港給了我很多發展空間,希望繼續留港工作。」

全文刊《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