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兄指,妹妹在死前一天仍被逼玩「飛高高」和「扮超人」,又指他們「瞓睡袋多過瞓床」。網圖(示意圖,非事主)
親兄指,妹妹在死前一天仍被逼玩「飛高高」和「扮超人」,又指他們「瞓睡袋多過瞓床」。網圖(示意圖,非事主)

5歲女童在2018年疑遭親父及繼母虐待致死案今於高等法院續審,控方在庭上播放當年的錄影會面紀錄,就讀小三的8歲女童親兄指,妹妹自3至4歲起便遭親父打,「日日曳就日日打,隔日曳就隔日打」,而妹妹在褲子上曾出現黑色血汁,親父及繼母二人曾指妹妹身上流膿並發出臭味,但沒有帶妹妹去看醫生,決定在家自行消毒了事,而妹妹在死前一天仍被逼玩「飛高高」和「扮超人」。他指自己曾被藤條打並被剪刀「篤」心口,他認為「自己做錯事,要受到教訓,要自己承受」,但自己被打後即使傷口痛亦不敢哭泣,「因為爸爸話男仔唔可以喊,爸爸最憎依啲人,我唔想爸爸覺得我係個啲人」。

女童Z的親兄X現年11歲,控方在庭上播放X在3年前與警方會面的錄影片段,X當時指Z在2018年1月5日晚上,親父及繼母要求Z在客廳兜圈走路,二人「叫Z行快啲」,但Z卻慢慢行,親父便與Z玩「飛高高」,即是親父抱起Z雙手抓住Z腰部,望向Z再把Z整個人向上拋,讓Z的身體輕輕碰到天花板,再接住Z , X形容「感覺好似係飛機跌落嚟咁」。X記得親父當時把Z拋起18下,「妹妹好驚⋯有喊⋯有嗌」。然後父母再跟Z玩「扮超人」,即是父母每人抓住Z一隻手一隻腳,不斷左右搖晃,直至父母滿意為止,X指:「妹妹好驚,但我唔敢叫停,驚俾爸爸媽媽打」。X當晚亦有玩「飛高高」4下,X堅稱:「媽媽叫爸爸俾我試下個感覺,唔係想嚇我」,而X指玩「飛高高」時父母看起來十分高興,「話搵番童年回憶」。



X憶述當晚親父、繼母、繼母與其前夫所生的女童Y,三人在客廳吃飯時X及Z二人未能同枱共餐,「因為個時我哋曳,佢哋食先,我哋之後食,多數佢哋食剩啲餸俾我哋食」。X指兩兄妹「瞓睡袋多過瞓床,差唔多日日瞓睡袋」,而睡袋放地上近屋內大門口的位置,當晚Z在客廳兜圈走路時經常「扮跌倒」,令父母罰Z當晚「無睡袋瞓,無被蓋」。X憶述在2018年1月6日早上,親父及繼母二人醒後到客廳「怕妹妹冷親,想俾番件衫妹妹著,但爸爸媽媽話妹妹突然暈左無呼吸,爸爸好心急,跟住報警同Call白車」,而Z被送到醫院時,家中沒有人可以照顧X,所以X亦被一同帶往醫院。

法庭記者:劉曉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