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今在高等法院續審,繼母繼續作供。
案件今在高等法院續審,繼母繼續作供。

5歲女童疑遭親父繼母長期虐待,終致因敗血症而死;其8歲的兄長亦疑受到虐待,案件今在高等法院續審,繼母繼續作供承認有用拖鞋打女童嘴臉,解釋自己用「臭X」稱呼女童因「自己讀得書少,身邊朋友同事都係咁粗口爛舌」;又解釋未有帶女童就醫因自己都「細個成日跌親整損自己」,「以為慢慢搽藥膏會好返」。繼母又指自己案發前「有諗過自殺,有諗過燒炭、𠝹手、吊頸」,案發後發現自己罹患指抑鬱症。案件周一續審,辯方將傳召繼母的精神科醫生。

控方引用其Wechat對話紀錄盤問繼母時,繼母承認有打致女童Z嘴唇大量出血,解釋因當時Z嘴唇乾燥,容易裂開引致,又指Z會「搣」唇上乾燥皮屑。控方又引述對話紀錄指繼母曾言「嘴流晒血費事再打,打腳底」,繼母再承認曾用拖鞋打Z臉及嘴,但沒有打其眼角,解釋如果Z曳就會懲罰,但「唔係次次打」。被問到是否有時會打到Z跌倒,繼母解釋「好多時(Z)掂一掂就跌低,哥哥掂都會」。繼母否認不喜歡或憎恨Z,解釋用粗俗字眼形容Z因「自己讀得書少,身邊朋友同事都係咁粗口爛舌」,但僅用以表達情感,沒有用類似字眼形容親女Y「因為乖」。



控方再引述對話紀錄指繼母曾多次言「想佢哋死」或「想殺咗佢哋」,繼母辯解僅表達情感,非實際行動,舉例指繼女Z及繼子X玩耍期間曾於商店推倒所有貨物,故與友人言「同佢哋出街影衰晒」。繼母反駁控方指自己看見Z傷口時感到內疚,Wechat對話亦曾提到,進而再解釋「唔錫佢哋生日就唔會整咁多嘢畀佢哋,準備埋新年新衫新褲,準備埋上小學要用嘅嘢」。繼母再解釋除怕被發現虐兒後被拘捕故使Z幼稚園退學外,亦因Z「連數字都掉轉來寫」,但「學校老師都話佢冇問題」,「驚佢讀小學會追唔上」。

繼母承認未曾帶X和Z就醫因懼怕被人發現虐兒後被拘捕,但同時亦因自以為可以處理。繼母又承認自己與丈夫自私,但並非不關心X和Z傷勢,有「盡量做到自己做到嘅」,控方馬上質疑任何正常人都知X和Z傷勢需留醫治療,繼母解釋「以為慢慢搽藥膏會好返」。其代表律師覆問時引述其對話紀錄「傷口呢家嘢由細玩到大,冇嘢嘅,搽下藥膏等佢慢慢消炎慢慢好返」,繼母再補充自己「細個成日跌親整損自己,又會幫做完手術嘅媽咪洗傷口,以為自己搞得掂」。基於Z膝後傷口潰瘍不便於行,繼母當時又打算托好友繼續到其家中照顧Z多1個月,「以為佢一星期會行到,個零2個月就可以好返」。

在控方質疑其精神病史下,繼母自白指案發後依律師建議接受精神科醫生診斷後,方發現自己罹患抑鬱症,案發前自己「有諗過自殺,有諗過燒炭、𠝹手,坐喺到望住天花板諗過吊頸,但係搵唔到點吊」,但自己從未付諸實行,因「放唔低媽同個女」。控方最後引述對話紀錄指X父親曾深夜打X295下,繼母解釋一般丈夫「教仔會行開」,當日曾聽到數十下擊打聲,X大叫大喊,繼母遂做表情暗示丈夫停止,又因「(男人)打實大力啲」,於是自己上前「㩒低X係咁意(用藤條)『fit fit fit』」,聽到丈夫稱295下遂引其言。

受害人的父親(29歲)、繼母(30歲)同被控1項謀殺罪,指他們於2018年1月6日謀殺女童Z。受害人的繼外婆(56歲)則被控4項殘酷對待兒童罪,指她在2017年8月10日至2018年1月6日,故意虐待和忽略男童X和女童Z。

法庭記者:陳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