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昨天公布「完善選舉草案」的細則。
港府昨天公布「完善選舉草案」的細則。

港府昨天公布「完善選舉草案」的細則,今次選舉制度改變,以構建新的選委會作為重心,而這個新的一千五百人選委會設計,是「極大化」地排除反對力量。

新的選委會組成,增設更多愛國愛港組別,例如基層社團、同鄉社團、內地港人團體的代表、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等,這些新設組別都由愛國愛港團體壟斷,確保新增選委都由愛國愛港人士出任。但除了新設的愛國愛港組別外,本來作為反對派「大本營」的第二界別專業界,更作出大改組。三百名專業界選委中,半數由當然委員及指定團體提名委員出任,另外一半選舉產生的委員中,選民基礎亦由過往的個人票改為團體票,而且相關組別的表列團體選民,亦新增頗多建制團體。以法律界為例,二十七個表列團體選民中,由反對派控制的團體選民寥寥無幾,或就只有大律師公會。



不過,即使如此,選委會第二界別亦無法完全清除反對派。以教育界為例,原擁有六十席的高教及教育界合併,變成三十席,當中十四席選舉產生,選民包括全港中小學和幼稚園。教育界估計,這些學校極可能會由校長代表投票,教協在中小學校長中頗有影響力,並非無力爭奪部分教育界選委議席。再如社福界,議席同樣由六十減至三十,其中十五席選舉產生,選民包括社署資助的社福機構,這些社福機構高層同樣以民主派居多,若民主派參選,同樣有機會勝出。

但總括而言,反對派在選委會中的實力,將會大大削減,換言之,反對派對特首選舉已失去影響力。

不過,在立法會選舉方面,新的選舉制度的設計則留下反對派生存空間。除了二十席直選議席,反對派可取得半數席位外,原有的功能組別選舉,並沒有改變個人投票的選舉方法,使到法律界、教育界、社福界、醫學及衞生界、會計界等界別,仍可掌握在反對派手中。

新的選舉制度設計,另一個特點,是剷除激進派的生存空間。過往十多年香港政治激進化,其中一個原因,是比例代表制下,只要取得很小百分比的選票,即可奪取議席。這個選舉制度令左右兩極的激進派有了生存空間,並且帶動大黨激進化。

現在立法會選舉改為雙議席單票制,將可防止政治力量碎片化。現時反對派中的激進一方正在發動杯葛年底的立法會選舉,某程度上卻是自我排除出建制,可能一時呈發泄情緒之快,卻無法阻止政治生態改變的大趨勢。

全文刊《星島日報》專欄「大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