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港官津學校本學年共有逾一萬四千學生流失,創至少五年新高;其中小學佔四千九百人,較上學年急增二十二倍。
全港官津學校本學年共有逾一萬四千學生流失,創至少五年新高;其中小學佔四千九百人,較上學年急增二十二倍。

社會事件及新冠疫情雙重夾擊,學界早傳本港掀起移民退學潮。《星島日報》統計發現,全港官津中小學本學年就讀學生流失逾一萬四千人,佔整體百分之二點三,創至少五年新高。小學流失近四千九百人,較上一學年急增二十二倍;中學退學人數一如以往相對較多,達九千二百人,亦較上學年多一千六百人。有小學校長指,不少家長對本港未來發展感憂心和失信心,料明年退學潮更甚。記者 李咏潼

教育局向立法會財委會提交書面答覆,披露最新二○/二一學年,全港中、小學各區和各級的學生人數。《星島》統計新舊兩個學年,官立、津貼和直資學校同一批就讀學生人數變化,發現本學年流失逾一萬四千人,創至少五年新高;以全港上述類別學校,學生總人數逾六十一萬人計算,流失率達百分之二點三,較上學年的百分之一點三多一個百分點。



其中,小學本學年就讀小二至小六的學生人數為二十六萬多人,惟上學年小一至小五,即理應屬同一批學生的人數則有二十六萬五千人,換言之流失四千九百人,較一九/二○學年僅二百多人退學,急增二十二倍。中學方面,全港每年均有至少數千人退學,但本學年就讀中二至中六的學生人數為二十四萬七千多人,較上學年中一至中五的二十五萬六千多人,流失人數近九千二百人,情況亦較去年嚴峻。

小學生退學急增22倍

資助小學校長會名譽主席張勇邦分析,過去兩年,本港社會事件、政治環境和教育改革一系列變化,不論哪一政見立場的家長,都對本港未來發展感憂心和失信心,「有能力走的都會走,暫時不走的也會為子女轉往國際學校,為移民作準備。」又認為本港政府、立法會即將換屆,將掀起下一波影響,今年退學潮仍未見頂,明年情況或更甚。

不過,張勇邦坦言以全港近五百所官津小學計算,即平均每校流失約十名學生,數字未見十分嚴重,認為小學各級出現因學生減少而縮班的數量有限,「反而若升小生源因退學潮驟減,以及疫情令跨境生未能來港升學,對學校開班影響較大。」他相信退學潮對名校影響較大,基層或弱勢的學校學生流轉情況反而不多,並指今年該校有小六生在自行收生階段獲傳統名校取錄,但家長寧選擇相對名氣不大、但設國際文憑(IB)學制的直資學校,「可見中學取錄中一生情況更為嚴峻。」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