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族」總幹事楊海曉(右)與義工團隊派飯予六十五歲以上長者,眾人領取後紛紛展現笑臉。 林家希攝
「暖心族」總幹事楊海曉(右)與義工團隊派飯予六十五歲以上長者,眾人領取後紛紛展現笑臉。 林家希攝

「若有人因為你的存在變得幸福,人生不是更有價值嗎?」為了成為兒子的好榜樣,一名熱心行善的母親多年來不時走訪雲南山區鄉校,為貧苦學童送上圖書及加裝熱水洗浴裝置,務求「以赤子心、暖學子心」,近期又致力在本港派發防疫物資和飯菜,為孤苦長者送暖,冀將善念傳播社會,「但願能將心中的愛傳遞給更多有需要的人。」

記者 林家希

周一早上,大角嘴棕樹街逐漸變得熱鬧,三十多名長者在食肆「老友鬼鬼」門前排隊,慈善組織「暖心族」總幹事楊海曉(Jojo)與義工向眾人噓寒問暖,並逐一送上「飯卡」,以便一連五天在該食肆免費領取愛心午餐飯盒,未幾食肆負責人忙碌烹煮二百個飯盒,及至午膳時段交由義工派發,長者領取後紛紛展現笑容,有人更趁熱站在路邊享用。

送棉被圖書上山區

與長者溫馨互動的Jojo,坦言當義工後改變了人生。她表示,自幼在北京成長,父親是歸國華僑,母親為教師,八十年代末舉家移居香港,不久因寓所發生火災,一度居於大埔三門仔的徙置區,當年就讀中四的她為了追上學業,於三個月內發奮學好粵語,其後順利升學,完成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之後從事行政管理工作多年,及至一四年某天看到慈善團體「暖心族」協助內地山區學生的報道後深受感動,於是加入其中。

「暖心族」由本港著名電影導演嚴浩和從事普洱茶生意的呂沐真於一○年創辦,過去主要幫助內地雲南和西藏等偏遠地區的貧苦學童,協助改善校園環境及鼓勵閱讀等,亦曾募集港人捐款購買棉被轉贈,以及為山區小學籌建簡便廚房等,當中名為「歡洗悅讀」的助學計畫,為山區小學安裝太陽能發電洗浴設備及設立圖書角,望啟發學童擴闊思考,多年來資助約五百所小學、捐贈逾萬套棉被及三十多萬本圖書,惠及至少九萬多名內地學童。

Jojo坦言,首次到訪雲南震撼了心靈,因為當時山區學校沒有暖氣,很多小朋友手腳長滿凍瘡,晚上擠身同一宿舍牀鋪瑟瑟發抖,又因缺乏熱水甚少洗澡,猶幸義工團隊捐贈物資後,眾人生活情況有所改善,「有受惠學童長大後成為縣團委,專門跟進貧窮兒童情況,令義工團隊深感欣慰。」

寓所爆糞渠 單親母獲應急錢

有見內地山區近年因當地政府扶貧工作大有改善,部分設施更勝香港,「暖心族」一八年底開始重點幫助本地有需要的人士。Jojo提到,團隊秉承「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理念,展開上門探訪和親子課程等項目幫助長者和學童,又設立緊急援助金協助面對困難的家庭,當中受惠者包括獨力照顧三名兒女的南亞裔貧困母親,她因寓所糞渠爆裂,家具被沾污沒法使用,幸獲善款進行維修和購置家具,也有失去家庭經濟支柱的不幸者獲得援助,「有家庭拿到應急錢後痛哭流淚。」

疫情爆發後,「暖心族」積極收集防疫物資轉贈有需要長者,團隊其後基於本港經濟衰退,不少基層長者生活困苦,去年十月起開始在大角嘴展開派飯行動,每逢星期一至五中午派發飯盒。Jojo苦笑說,起初預計派一百個飯盒,有多的可拿到其他區派發,沒料當區派發的數量也不足夠,「後來加到二百個飯盒,仍有不少長者失望而歸,無奈我們能力有限。」

Jojo說,派飯活動只限於六十五歲以上長者,當中部分是露宿者,也有部分是行動不便人士,更有六旬照顧者帶着逾八十歲父母到來,對方透露需要時刻在旁照顧家人,難以抽空買菜煮飯,她聞言感覺心痛,「有時義工會自掏腰包,假日為『老友記』派飯,或買水果和應節食品送給長者。」

孤獨長者最想有人關愛

「我們不止是派飯,更是為長者送上愛。」Jojo舉例,有長者領飯後站在一旁,遲遲沒有離去,團隊觀察其衞生情況欠佳,如手指甲藏有污穢等,細問下得悉該長者居住高尚住宅,子女身居外地,因不願子女多花費,故此拒絕聘請工人,「這些長者無經濟困難,但缺乏親人關愛,前來只想與人交談,即使被義工嘮叨也很開心。」

愛心派飯活動每月需要至少六萬元成本運作,但「暖心族」欠缺穩定經費,現時主要捐款來自義工及親友,亦有長者慷慨捐助,每次均在支票背面寫上鼓勵的話,「只要有一位善長,我們的『暖心』也不會停止,希望可繼續通過愛心平台,令更多人獲得幸福。」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