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許佩怡。資料圖片
被告許佩怡。資料圖片

Telegram頻道「阿囝搵老豆老母」在反修例示威期間,專門針對警務人員、高官、支持政府人士起底,又在群組使用「黑警」「狗」、「藍屍」等仇恨性字句。其中一名女管理員去年初被捕後,警方在其手機的Telegram軟件內,再發現她與其餘管理員曾討論燃燒彈製作方式及「眾籌殺狗」等事。她早前承認串謀煽惑他人縱火及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兩罪,今在區域法院被判入獄3年。

就串謀煽惑縱火罪,姚勳智法官判刑時援引案例提到,縱火是嚴重罪行,特別是香港人煙稠密,一旦火災後果不堪設想。在本案中,被告更透過互聯網,在短時間內煽惑多人參與,多連39條訊息與縱火有關,包括列出「燒夷彈」、「鋁熱劑彈」及「毒魔法」的成份及使用,一旦有人採納及使用,可引致嚴重後果。被告作為管理員,她有權限修改或刪除訊息,惟她容許訊息登布出來,根據案例應以5年監禁為量刑起點。



然而,姚官考慮到被告在本案的角色,沒有證據顯示她主動發布這些訊息,再考慮到她的背景、精神問題及沒有案底,故將量刑起點下調至4年。就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罪,姚官則以20個月監禁為量刑起點。由於被告在開審前認罪,兩罪刑期各下調至3年及15個月,刑期同期執行。

辯方今援引被告的背景報告,透露她家庭離異,母親患有精神病,童年過得不算愉快。她自中六起有情緒問題,情緒大起大落,自2014年起因嚴重抑鬱症而須接受治療。就在案發的2019年,她的情緒病復發,令她的判斷受到影響,並對犯案感到後悔。辯方又提到,被告在還押期間出現自殘傾向,須要懲教人員特別關注,冀法庭再替被告索取精神報告或醫院令合適性報告,再考慮判刑。但姚官認為沒此需要。

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科技罪案組總督察戴子斌在判刑後見傳媒時,表示歡迎及尊重法庭裁決,案中被告所干犯的罪行嚴重,而裁判有阻嚇作用。他又稱,警方尊重市民表達意見的權利,但若藉網絡世界作出違法行為,警方必定會嚴正執法,以維護香港社會的公共安全和秩序。

他最後提醒市民,高等法院在2019及2020年頒布了3項臨時禁制令,禁止針對警務人員、司法人員及其家屬起底,或煽動及威脅使用暴力,禁制令至今仍然生效,違反可能會被視為藐視法庭,呼籲市民切勿以身試法。

被告許佩怡(26歲)承認在於2019年8月12日至11月28日期間,與其他人串謀非法煽惑Telegram的使用者,用火損壞屬於他人的財產及使用暴力。

總督察戴子斌在判刑後見傳媒。
總督察戴子斌在判刑後見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