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職航空地勤的Victor(化名)去年放無薪假後開始兼職外賣,近期改在觀塘當「步兵」送餐。林樂軒攝
任職航空地勤的Victor(化名)去年放無薪假後開始兼職外賣,近期改在觀塘當「步兵」送餐。林樂軒攝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超過一年,不少市民在「疫」境下掙扎求存,本報記者重訪去年訪問過各行各業的市民,了解他們過去一年近況。有任職航空公司地勤、因放無薪假導致收入大減的青年,至今仍繼續從事送外賣兼職,雖然無薪假由14日減至7日, 但兼職送外賣的收入卻因競爭激烈有所下跌,坦言「搵食艱難,唯有行多啲,瞓少啲!」

記者 林樂軒



疫情拖垮全球航空業,本港不少航空公司員工收入大減甚至被辭退,一名去年曾接受本報訪問的地勤人員,因被逼放無薪假,無奈兼職送外賣,冒着酷暑和寒冬穿梭大街小巷,苦撐至今日春暖花開,但因送外賣工作競爭日益激烈,收入繼續減少,尚幸無薪假已由14天減至7天,生活壓力有所舒緩,但願市民盡快接種疫苗,達至群體免疫,「令我哋嘅工作同生活重回正軌!」

疫情爆發前在航空公司擔任地勤的「八十後」青年Victor(化名),去年3月起每月放4天無薪假,同月中旬開始在各家外賣公司平台登記,兼職送外賣幫補,不料之後一個月無薪假期增至14天,導致收入由2萬多元減至1萬多元,唯有抽出更多時間,強忍日曬雨淋踏單車送外賣。

事隔一年多,再次受訪的Victor表示工作情況稍有改善,以正職而言,去年5月開始被調派往航班營運部門工作,負責處理機組及航班文件,每月僅放7天無薪假,比以前減少了7日,不過兼職送外賣的收入卻有所下跌,原因是愈來愈多人成為「外賣仔」「搶單」,競爭日益激烈,因此早前由原來服務的將軍澳區轉往競爭較少的觀塘區,並由原來踏單車送外賣改為「步兵」,同時再登記另外兩間送外賣平台,令收入稍有回升,總計正職及兼職收入與去年4月開始送外賣時相若,「搵食艱難,唯有行多啲,瞓少啲!」

Victor希望市民盡快接種疫苗,以達至群體免疫和振興經濟,工作和生活重回正軌。林樂軒攝
Victor希望市民盡快接種疫苗,以達至群體免疫和振興經濟,工作和生活重回正軌。林樂軒攝


記者日前傍晚再次陪同Victor游走街頭巷尾送外賣,他時刻留意手機的外賣應用程式,不久多番獲派任務,隨即穿梭多幢商場及工廠大廈的食肆和寓所,總計當日其行走路程約20公里,賺取了約600元︰「以平日來說,收入算係理想!」

現時政府在不同地點實施封區強制檢測,Victor表示曾有行家被困封鎖線,擔心自己送外賣時誤經「疫區」,所以不時留意疫情新聞,亦不會送外賣到「疫廈」。
身兼兩職為口奔馳的Victor感言,希望本身沒有疾病的市民盡快接種疫苗,達到群體免疫,令經濟重現生機,社會回復昔日繁華,其收入亦將可恢復疫情爆發前的水平,「我對香港未來仍然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