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黃曉蘭愁望窗外,擔心唐樓再次爆發疫情。 林樂軒攝
單親媽媽黃曉蘭愁望窗外,擔心唐樓再次爆發疫情。 林樂軒攝

疫情肆虐下,基層家庭更顯得百上加斤。本報記者重訪去年訪問過的市民,當中包括居於「疫廈」劏房、育有兩名年幼女兒的單親媽媽曉蘭。曉蘭去年接受本報訪問時愁眉不展,擔憂「呼吸有害」,近日她再次受訪仍然憂愁,透露在疫情持續、經濟拮据及思念亡夫三重壓力下,失眠情況持續多時,只願早日離開「疫廈」,獲批「上樓」入住公屋。她又指,「放假帶囡囡睇馬騮、曬太陽、呼吸新鮮空氣,是目前生活唯一樂趣……」

黃曉蘭自從丈夫病逝後,在「疫廈」劏房獨力照顧兩名女兒。資料圖片
黃曉蘭自從丈夫病逝後,在「疫廈」劏房獨力照顧兩名女兒。資料圖片

深水埗福華街135號唐樓去年8月連續爆出5宗確診個案,令各層劏房住戶人心惶惶,當中獨力照顧14歲長女及6歲幼女的35歲單親媽媽黃曉蘭,去年10月接受本報訪問,坦言對居於「疫廈」感到驚慌,無奈沒法遷出,只好加強注意衞生。

事隔半年,曉蘭再次受訪時指出,大廈各層梯間仍然滿布垃圾,垃圾桶沒有遮蓋,每次扔垃圾時均會戴上口罩,兩名女兒除了上學甚少外出,三母女長時間留在面積約百呎劏房內,顯得非常苦悶,於是每逢周六或周日便帶她們前往金山郊野公園行山欣賞猴子、曬太陽及呼吸新鮮空氣。

黃曉蘭因思念亡夫,加上經濟拮据和擔心染疫導致失眠。 資料圖片
黃曉蘭因思念亡夫,加上經濟拮据和擔心染疫導致失眠。 資料圖片
親媽媽最大心願是早日獲批「上樓」入住公屋,讓女兒脫離恐懼、快樂成長。 資料圖片
親媽媽最大心願是早日獲批「上樓」入住公屋,讓女兒脫離恐懼、快樂成長。 資料圖片

除了擔憂一家三口染疫,曉蘭訴說每月綜援金額捉襟見肘,加上思念2017年底因肝癌逝世的丈夫,內心長期鬱結引致失眠,不時要服用中藥或接受西醫診治,偶爾亦要喝下朋友相贈的紅酒才能入睡。

窩居「疫廈」多時的曉蘭,目前最大心願是三母女身體健康,以及早日獲批「上樓」入住公屋,讓女兒脫離恐懼、快樂成長。

記者 林樂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