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舍護理員鍾偉英。
院舍護理員鍾偉英。

14歲患自閉症及中度智障男童梁子駿,5年前在位於葵涌的殘疾人士院舍「康橋之家」墮樓身亡,死因庭今繼續展開死因研訊。當日參與調查案件的高級督察作供指,事發後欲檢取宿舍閉路電視調查,但職員卻表示閉路電視「無拍攝、無錄影」。時任院舍主管亦確認入職近兩年閉路電視均沒有運作,亦沒有屏幕顯示,遭死因裁判官黃偉權質疑「咁(閉路電視)用嚟用咩,有咩作用?」

高級督察區智健到子駿倒卧的後巷進行調查發現一個破損的綠色窗框。上3樓後調查發現,其中一個房間有一條剩餘的支架,他認為與後巷發現的窗框吻合,推斷子駿從此窗戶墮樓。他欲向職員檢取閉路電視了解事發情況,但職員卻表示宿舍閉路電視全部均「無拍攝、無錄影」。



時任院舍主管吳純真作作供時被問及案發當日院友人數、員工人數等,多次回應「唔知,唔記得」,只強調院友及職員人數比例符合社署要求。她又指,入職後院舍閉路電視從沒有拍攝及紀錄,亦沒有任何屏幕顯示顯示即時情況,遭黃官質疑「咁用嚟做咩,作用係咩」,吳並無回應。家屬代表大律師陳偉彥亦引述吳在事發後翌日的口供指,案發時共有2名護理員、一名主管、兩名保健員及一名外出工作的司機,當中護理員人數並不符社署守則。

吳被死因研訊主任多次追問事發當日工作人數,最後只回應多於5人。而早前被指曾以糞便抹子駿臉的司機李錦全若不用接送院友,亦會留在院舍幫忙看管院友會否「百厭扭計」。案發當日下午4時許接獲樓下保安來電,指「有人瞓低,係咪你哋(康橋)嘅人」。於是她隨即著護理員羅福雲點人數及下樓查看,發現為院友子駿後再通知老闆。她又稱,因為警方著她到警車等候,「唔知可唔可以打電話」,所以沒有聯絡子駿家人。家屬代表律師質疑案發時護理員人手不符社署規定,當時司機外出接送院友,有職員負責準備晚餐,職員人手不足以應付殘疾院友需要。吳承認子駿疑墮樓的房間沒有上鎖,亦沒有加裝鐵絲網,院舍亦沒有緊急求助鐘。陳偉彥指她明知子駿從家中到院舍後會情緒不穩,亦有掉東西落街的前科,但仍沒有為該房間加裝窗花。陳續指出,康橋曾因衛生情況、院友進食時哽死等問題被社署警告。

黃官問及吳的資歷,吳指自己在內地高中畢業,沒有接受照顧殘疾人士相關的訓練。

院舍護理員鍾偉英指,案發當日早上子駿「發緊脾氣,喺度喊」,於是曾安撫他「乖啲,媽咪會接你返屋企」。當日稍後亦曾見子駿在他的床位門口「行嚟行去」,鍾便著他「坐定定等開飯」。之後保健員羅福雲通知她「嗰個梁子駿跌咗落樓」,她回應「無可能」,遂前往其床位查看發現沒有人,再到子駿懷疑墮樓的111號房間檢查,看見窗花被破壞。

鍾憶述,自己在康橋擔任護理員前曾參加勞工處課程。但家屬代表陳偉彥引述鍾的口供質疑,鍾在2014年3月15日來港,同日已在康橋任職。鍾最後承認在康橋工作後才參與相關課程,而且僅歷時數小時。

早前子駿母親江月梅懷疑兒子曾被鍾用拖鞋打,陳於是盤問鍾是否曾打子駿及捽他的手至通紅,鍾隨即否認。陳又問,鍾是否曾向江月梅表示「(子駿)曳打返佢就得」,她承認「有講過,但無打」。子駿母親隨即在庭上大聲斥責,「你講大話,你經常打佢!」。鍾反駁「你有無見過我打佢?」。江指「梗係見唔到啦」,隨即放聲痛哭,並稱「22號仲見到佢,23號就⋯⋯」。惟陳偉彥再追問鍾在什麼情況向子駿母親表示「曳打返佢就得」,鍾又突然反口否認曾出此言。

法庭記者:王永欣

建立時間12:31
更新時間16:45

死者母親(右)。
死者母親(右)。
高級督察區智健(左);院舍主管吳純真(右)。
高級督察區智健(左);院舍主管吳純真(右)。